深圳热线购物

一个在田里做咖啡的男人

时间:2022-05-27 08:20:49 来源:腾讯 新闻

因为几辆咖啡车,转塘那边的龙坞光明寺水库火了。

神秘的北纬30°带是产茶的黄金维度,西湖景区往西,出绕城高速,就是龙坞,这里有近万亩茶园,是龙井茶最大的原产地保护区。在连绵起伏的群山茶园之间,隐匿着大大小小的山塘水库,光明寺水库就是其中一个。

龙坞光明寺水库旁的“咖啡车公路”

似乎是一夜之间的事,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水库,突然成了网红露营打卡地。火出圈的其实也不是水库,是水库边上一条两百来米长的茶园公路。

光明寺水库大坝边上有块草坪,原先偶尔会有人来露营,感念这里山水秀美,人带人,渐渐来的人就多了。

茶田间的“咖啡车公路”

用废弃中巴车打造的“咖啡车”

人群中有人率先想到在路边卖咖啡,车子路边一停,后备箱打开,一套咖啡设备,三两张折叠桌椅,往道旁一摆,就是一个移动咖啡馆。

各式各样的移动咖啡馆、酒馆

起初是两三辆咖啡车,短短俩月,生长成了一个咖啡领衔主演的文艺聚落,兜售咖啡、奶茶、精酿啤酒、冰淇淋、汉堡、工艺品,也贩卖拥抱大自然的慢生活主张。

“咖啡车公路”火了后,引来了各式各样的摊位

以前到了采茶季,原本只是来看看采茶的游客,现在能在茶园路边和风而坐,点杯手冲,抱把吉他,随心弹唱,和大自然打成一片。

“咖啡车公路”吸引了众多市民和游客前来打卡

玩抖音小红书的年轻博主、骑行爱好者、玩户外的、玩音乐的、画画的、徒步的、拍婚纱的、周末遛娃的……各色人等从不同地方慕名而来,加入到这场自然生长出来的野生派对。

转塘艺术家咖啡

在田里做咖啡的男人

“转塘艺术家咖啡”是这条“街”上最亮的仔。

“转塘艺术家咖啡”摊位

“我老婆以前是做音乐节的,稍微布置一下就蛮出挑的。”

摊主周静波,71年的杭州人,水瓶座,是个独立音乐人,平时玩手碟、呼麦、手鼓这些相对小众的音乐。

周静波在茶田边制作手冲咖啡

很多人不知道,周静波是以前《我爱记歌词》全盛时期的乐队鼓手。

他是个乐痴,更是音效高手,只要是能发生声音的东西,到他手里就是乐器:pvc下水道管子被他做成打击乐器,能模仿出贝斯的音乐;同样pvc管子做成的笛子,用在音乐里能发出很空灵的声音;很薄的铝片,他能模仿出打雷的声音;两根木头摩擦能模仿吱吱的鸟叫声;哪怕是一只塑料袋,他也能给你揉出很治愈的声音。

这些声音,就是他理解的音乐。

“你看我这里每天放着音乐,这个音响晚上十一点也没人管我,很爽的。就是不能用明火,顶多小的卡斯炉煮煮咖啡,昨晚几个小网红放烟花,放完就跑了,警察来了。”

周静波玩音乐不是科班出身,过去在福建莆田当了几年文艺兵,退役后就一直做音乐。但是纯做音乐无法养活一家人,他还有个主业,做演出设备供应商。

“明天浙音附中有场演出,设备都是用我的,明天我就得下山去那边。”

周静波本身在转塘美院和浙音附近有一家实体店咖啡馆,在外桐坞还有一个音乐工作室,但他更喜欢来这里待着。

“天气好的时候,有一款椅子是可以躺平的,能仰望星空,我第一次就是被这里的星空吸引的。”

520那天晚上,花了一万六千块钱搭的“野生大地”小舞台被村里拆掉了。

“舞台是凌空搭在茶园上的,大概挡到底下茶树了,村里有人投诉,就来拆掉了。”

在这之前,这个小舞台是周静波和一班美院和浙音的学生玩即兴音乐的,每天下午到傍晚不定时会有两三场演出,都是即兴弹唱,没什么规矩限制,即兴随性,观众如果感兴趣,也可以上去来一首弹一曲,全是免费的,演出唯一的酬劳,可能就是边上摊主有时候会送几瓶精酿或几杯咖啡,那就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玩音乐,舞台背后是视野开阔的茶海。

没拆掉之前的野生舞台

拆了就拆了呗,周静波心态很松弛:“问题不大。”

第二天他就在自己咖啡摊边上支起个棚子,把乐器音响设备往里一摆,一个迷你舞台就搞定了。

“问题不大”,周静波找了块帆布,用蓝颜料刷写上自己这句口头禅,往棚子上一挂,“就叫‘问题不大’转塘艺术家排练厅了!”

口头禅“问题不大”变成店招

有空的时候,周静波就会联系山下的朋友,邀请他们上来玩,之所以叫排练厅,是觉得讲演太正式,大家就是来玩儿。

“叫他们来演出,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收费,其实是推一推他们,这批埋没在转塘的原创音乐人。”

咖啡杯上写着“这杯冰咖啡,艺术成分很高”

周静波在他家的每一个咖啡杯上都印上了一个二维码,扫一扫就能在手机上听到这些原创音乐人的音乐。

周静波有两辆咖啡车,一辆是闲鱼上花六七千块钱收的二手北斗星,花两万块钱改装成了咖啡车,车身是橙色,非常出片,网上也经常能看到他的咖啡车。

周静波的橙色咖啡车

另一辆更绝,是当年邮政局退役的一台二八大杠,后座上搭个木箱子,就是一辆超酷的咖啡单车。

“单车咖啡”别具一格

周静波的“单车咖啡”,吸引了不少爱好音乐的朋友前来捧场

来的游客主要有几类,一种是网红,带着拍摄任务来的,每天要拍发;一种是亲子,走来走去都带个小孩的,周末特别多;还有一种是自由职业者,这部分人消费能力高,一杯“艺术成分很高的冰咖啡”,周静波卖38元,明显比其他摊位要贵十来块钱,但是大家仍然买账。

最多的时候,周静波一天能有4000多元的营业额。

周静波的咖啡摊位人气很旺

“我这两天还准备搞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叫几个行为艺术家,拿鱼竿,往那一坐,钓茶,名称还没想好,比如疫情钓茶局?尤其下雨天,孤舟蓑笠翁,独钓龙坞茶,那种心境多好!”

“你很紧地生活,生活反馈回来的也是紧的。”

晚上收摊,几个人一起喝喝啤酒,抬头就能仰望星空,懒得下山的,搭个帐篷就地睡下,清晨看日出。

市民和游客在光明寺水库旁搭帐篷露营

“这里离城市也近,工作压力大,来这里比较放松,昨晚还有一个企业的高管,看报表看累了,开车过来,待一会走,凌晨三四点都有人逛上来。我上海的乐队之前经常过来排练,解封后都想住到这里来,不想回去了。”

“对城市的态度是,想进去,随时可以出来,这是最好的感觉。”

“以前很想搞明白人活着为什么,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现在好像更迷茫了。所以给自己找这么一地,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我以前很喜欢从萧山那边,看着钱塘江对岸的杭州,城市的他者那种心态。”

周静波还把摊位打造成了“山上美术馆”

周静波有个女儿,四年级。

“我已经半个月没见她了,丈母娘帮忙带着。所以我搞了一块天幕,带小朋友来的我就免费给他们用,弥补一下对女儿陪伴的缺失吧。”

没疫情的话热闹一点好

有疫情的话人少一点好

从白龙路口子牌坊上去,沿着何家村村道骑行,一边是青翠的茶海,一边是各具特色的民宿、茶馆、婚纱影楼、农家乐。1.8公里的进村上山路,到头就是光明寺水库。与其说是上山路,其实也就是一些低矮圆润的馒头山,满目的苍翠,非常洗眼睛,让人忍不住想深呼吸。

行到何家村最里面的村口,是一个三岔口,边上有个停车场,免费的,能停个二三十辆车,往往不够,路边一般也都停满车。

原本车子是可以直接开到水库边的,因为这一段公路咖啡车太火爆,拥堵得紧,村里把最后一段两三百米的路封了,两端留出一米四的口子,只通电瓶车和行人。

开敞篷车的车主好不容易抢到一个车位

“挡牢了么不堵了,之前是堵的。”

周静波的咖啡摊后面,就是何家村村民陈虹才家的茶园。眼前的1000多株茶苗是去年刚种下去的,陈虹才三天两头要来转转,除除草,松松土,打打药,施施肥。

何家村一百多户人家,五六百人口,算是转塘比较小的村之一,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茶园,也有做成企业的大户,小户的就自己随便卖卖。

在“咖啡车公路”旁劳作的茶农

突然热闹起来的这条公路,在陈虹才看来,和过去农村赶集也差不多,就是年轻人的赶集。

村民对这些摊主也都比较和气,周静波的棚子后面一块围挡的布掉了,握着锄头的陈虹才还会放下手里的活,跑过来提醒周静波。

陈虹才的茶田紧挨着“咖啡车公路”

“讲难听点,年轻人爱玩很正常的,只要不闯祸,不要老酒吃吃打架闹事这种,还有不要用明火,这么玩玩又没事的。”何建林说。

陈虹才家的茶园上去一级田埂,是村民何建林家的茶园,眼下为了迎接马上要来的夏天,何建林正抓紧搭遮阳棚,何建林家的一亩一分茶园,种了5000株茶苗,都是去年下半年新种下去的。

“艺飧雠镏饕窍奶旆郎梗旆浪常岽虻簦┦遣换岽虻舻摹!

陈虹才(左)和何建林在公路旁自家茶园里忙碌

周静波的5000瓦移动发电机就放在陈虹才和何建林两家茶园之间的一小块空地上,每天都发出拖拉机一样的作业声响,何建林也没怎么介意。

“放放又没关系的,就是前几天这个发电机产生的热气,我跟他讲不要朝牢我的茶苗就行了。”

何建林和其他茶农一样,到茶园来干活也没有很严格的规定,反正有空就来转转,他是看着这条马路热闹起来的。

一个茶农在“咖啡车公路”旁挑水浇地

“大概3月份开始的,春茶前,最早是一些人上来玩,拍视频手机上发发,传出去么来的人就多了。后面有人来做做生意,也是做做看的,后面就越来越多了。”

何建林回忆:“清明、五一最堵,人挤人的,从转塘上来车一直堵到村口,6公里长有的!下午车子出去最起码要一个半小时,我电瓶车20分钟就够了。”

“咖啡车公路”吸引了很多人前来游玩、骑行、拍照

说到游客多了,有没有给村里带来点好处,何建林讲,“靠马路的几户人家还能卖点茶叶,村子里面是没什么生意的。”

何家村村子里能租的房子差不多都租掉了,有开农家乐的、开民宿、拍婚纱影楼的。

“没有疫情么热闹一点好,有疫情么人少一点好。”陈虹才也来了一句。

“来玩的人他也有些是不讲究的,马路中间站着,路堵牢么我们肯定不舒服的,不过大部分素质都还好的。”何建林说。

茶农陈虹才扛着锄头走过“咖啡车公路”

说到这么多咖啡车,村民们会不会买一杯喝喝,何建林点了支烟说:“咖啡我是不要喝的,我老婆会喝一点,她干活要干到晚上九点多,有时候要打瞌睡的,就喝一点。”

周静波对村民们的反应也很理解:“最多时有三十几个摊位,有段时间村民回趟家要一个多小时,不要疯掉哒,确实堵得厉害,现在剩下十几个摊位,好很多了。”

与何家村隔一座茶山的是上城埭村,就在前几天,村里还专程来邀请周静波的咖啡车到村里去摆一天,上城埭村有很多民宿,游客也多。

那一天,周静波的咖啡车在村里卖了100多杯咖啡。

规范化是迟早的事

眼下能爽一天是一天

最近一段时间,村里有一些传言。

“这个地方迟早会规范化起来的,就怕管太严,比如帐篷要你们统一,那就不好玩了。”周静波表示。

“咖啡车公路”的快乐还能持续多久?

“来这里的人都是比较佛系的,有这那的限制,就没劲了。”另一外咖啡车摊主格桑梅朵也是一个态度。

“像这样的状态不知道能维持多久,我现在的心态就是能爽一天是一天。”

周静波坦言,“疫情给我最大的思考是想逃离,具体逃离什么,不知道,来这里算是一种逃离,远远地看着这座城市,挺好的。”

周静波每周还会去曙光路旅行者酒吧演出,一般是两节,每节40分钟,一晚上能有个450块钱的收入。

他说,不是钱的问题,是要保持一种状态。

橙柿互动记者 吕磊

摄影 陈中秋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腾讯 新闻内容随你看。

推荐 4820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