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服装 > 正文

柯桥64.8%纺织企业订单被取消,史上最多撤单潮

2020-03-29 10:30:00来源:

外贸企业将面临第二波压力!急转直下的海外疫情蔓延让,纺织外贸企业承受新一轮巨大压力,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中国的外贸工厂正在承受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第二波压力。

柯桥78.4%纺织企业订单减少

绍兴柯桥,中国轻纺城开业已半月,八成以上的经营户开门迎客,只是门庭冷落。疫情之前,这里每天有10万人次进出,现在只有一万。当地一份行业调查报告显示,有78.4%的纺织企业表示订单在减少,64.8%的企业反映已有的订单被客户取消。

“我们公司近五成的业务都在欧洲,如果这些国家疫情持续蔓延,我们就是开工也没意义。现在正考虑要不要调整比例,将重心放在国内。”轻纺城一位业主说。

同一天,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国际经济形势展望”网络视频会议上传出信息:目前长三角、珠三角尽管复工率高达90%以上,但真正有活干的只有30%左右,因为缺少订单。

事实上,订单流失从去年五六月份加征关税的时候就开始了。一家纺织企业有个美国大客户,2018年的订单额是100万美元,2019年不到50万,“直接砍掉一半多”。

因为中美贸易加征了关税,而东南亚诸国如越南、孟加拉、柬埔寨等都是零关税,客户就将订单转移到了越南。越南纺织品出口额在2019年稳步上升,它也是近年来经济成长最亮眼的东亚国家。

2月,因为对疫情的担忧和交通受限,一些服装业著名品牌的采购经理和设计师无法前往中国,多个品牌已经开始讨论将新一季商品生产转到土耳其。

土耳其服装制造商协会的负责人哈迪·卡拉苏(Hadi Karasu)估算,大约会有中国总订单量的1%被转移到土耳其;当时转来的新增订单已经让土耳其的缝纫机全力运转起来――产能已达85%,如果土耳其不能完成数字改造等技术更新,增加产能,它的纺织行业就没有能力接受更多的订单。

3月上旬开始,欧美大批服装店停止对外营业,几乎所有服装公司、服饰为主的百货公司、服装电商公司的股价遭遇腰斩,大量公司的股价跌破净资产。全球疫情防控对市场总需求的冲击已经产生,纺织业只是灵敏度较高的晴雨表。

刚刚从国内延迟复产复工的第一波压力中走出来的中国外贸企业,又将迎面承接第二波压力:由于国外疫情控制导致的延迟消费、订单搁置或者取消,不得不刚开工即按下暂停键。厂房租金和税费要付,工人工资要付,部分工人可能被裁员……中国近五千万外贸从业人员正在集体承担压力。而2019年,中国外贸企业对GDP的贡献是10%。

民间所谓一二月份中国打上半场,三四月份世界打下半场的戏言,在蝴蝶效应下变得窘迫起来。在经贸领域,全球供应链因疫情遭遇寸寸截断,“同此凉热”才是现实的写照。

近期出口单需谨慎

随着新冠疫情在海外的加剧,多国经济面临崩溃边缘,纺织企业也迎来了史上最多的撤单、弃货行为。

布已上机,却被取消

一家做特宽家纺面料的工贸一体企业表示:“最近订单集中被取消,因为单量很大,我们近期一般的订单都来自这个客户,这导致我们的资金压力非常大。”

一家某快时尚品牌指定供应商也无奈道:“最近品牌服饰关店的非常多,我们的订单也无法幸免于难,前段时间刚收到了新单,布都快织完了,可是这几天又取消了。”

“目前国内的工厂已经基本恢复生产了,年前的订单在搁置了两个多月后都在加班加点生产,忙着出货。突然接到客户取消订单的消息,损失着实不小,因为公司一般只收取客户30%的定金,成本遥不可及。”一位外贸商表示。

“现在全球的纺织服装市场的需求都在下降,不仅仅是一个美国的事了,产能过剩、订单缩减的情况可能比去年更严重。”这位贸易商满脸愁容。

除了取消订单,不少企业也透露道,随着美国、欧洲众多企业机构开始进入远程办公、半停工的状态,对物流的运转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现在我们都要跟客户确认能否收货,提前打好招呼,避免出现钱货两空的局面。之前货物到了意大利就被弃在港口了,货物还被船公司扣留了。”一家外贸企业表示。

浙江一家以欧洲市场为主,主营男式外套的出口企业负责人谈到,欧洲正在成为此次疫情新的中心,多国航线关闭导致物流不畅,出口货物出运严重受阻。与此同时,欧洲国家疫情还在持续蔓延,居民生活受到影响,当地服装消费市场需求不振,订单下滑明显。

在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夹击下,来自山东的一家对美出口地毯企业感到压力较大。这家企业的负责人说,目前美国正遭受愈发严重的疫情影响,展会延期,旅游业停滞,该企业供应当地酒店和会议中心等场所的地毯产品需求大幅下降,本应新建的酒店可能延期或者停工,原本要更新的会议场所用地毯也不换了,原本就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的市场份额被再次压缩。

与此同时,尽管出口纺企复工率较高,但多数企业依然面临着工人短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复工不同步、防护资源缺乏等多方面的困难。

目前全球疫情的发展趋势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市场的平稳运行必定要经过一个较长的恢复期。因此出口纺企信心受挫。

撑不下去了长丝织造企业也打起了“价格战”

在高库存、低需求的情况下,纺织老板普遍会面临着库存压力和资金压力,仓库中的坯布已经占用了大量的资金,可人工工资、水电、租金等都要靠现金支付,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将坯布变现,除非家大业大的,资金没有压力,否则企业就会支撑不住,足够的现金才能保证企业良性运转。

随着这两座大山的压制,市场上抛货现象又此起彼伏,连近期销量最佳的仿真丝也难“幸免于难”。一位专业生产仿真丝企业的负责人表示,2019年年底,100D雪纺价格为2元/米,现在降到了1.8元/米。往年3月原本是坯布涨价、排队拿货,而如今的3月却是坯布降价、大量抛货。

这一系列的撤单、弃货行为,也让纺织老板担忧不已,发出了灵魂一问:“今年的纺织生意还有做头吗?”

适当调整内外贸比例

随着国外疫情的爆发,纺织服装行业在欧美国家基本陷入停滞,纺织外贸人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走访下来,很多布老板都表示,接下去会适当调整内外贸比例,来减缓疫情带来的影响。

一家主要做意大利、韩国订单的企业负责人表示:“今年我们虽然暂时还没有接到取消订单的通知,但是一季度的量比去年缩减了很多,接下去我们会好好发展内贸,现在国内疫情基本控制住了,百废待兴,或许是一个好机会。”

同样,一位做尼丝纺面料出口的老板也透露道:“单量比去年缩减了20%,目前订单能做到4月底,接下来会考虑内贸比例多一点,但是内贸也有弊端,客户的回款比外贸时间长,大部分都在3个月甚至更久,因此内贸也不好做,今年这个形势真的是难了。”

诚然,在国外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将业务重心转到国内不失为一个良策,但布老板同时也需要了解,如今内销市场已经是僧多粥少,行业竞争十分激烈,越是这种时候,布老板越要注重自身的产品品质,这样才有足够的实力在竞争中取胜。

降开工,转两班制为三班制保证足够的现金流

都说现金流是一个企业的“生死线”,在新单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很多布老板都认为对于公司来说,没有订单,也就是没有进账,但是人力和房租成本又难以卸下,如果有贷款,每个月还要还贷款以及利息。因此,接下来缩减开支极为必要。

“接下来我们可能会适当减产来缓解资金以及库存的压力。”一位做仿记忆的厂长无奈道。“现在原料跌的很厉害,我们又没有接到新单,只能生产一些常规品种,但是用的都是之前价格高的时候囤的原料,因此我们选择下个月停一半的机器,库存生产太多了也卖不掉,反而占用我们的流动资金(原料都是现金交易的)。”

另外一家染厂负责人也透露可能会适当调整员工的工作时间,由两班变成三班制。工人时间缩短,工资减少,可以减少点人工成本。

从目前的行情来看,各个工厂的开机率在缓慢回升,但是去库存缓慢,新单下达不畅,接下来,市场上产能又将处于过剩的局面,低价竞争一触即发。因此,在行情不明朗的时候,选择适当减产,或者调整工人工作时长等策略缩减开支不失为明智之举。

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很多厂家就会考虑减产、放假,在去年7、8月份就有很多织厂、染厂放起了高温假,但是今年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提前,在接下去的订单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很多厂家都会考虑减产甚至放假。短期建议库存较大的品种随行就市、成交可适当让利;库存较低品种价格可暂时稳定,坚持按单生产、随用随采、严控库存的原则。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