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母婴呵护 > 正文

时隔30年,离异辣妈怀抱女儿,最终也没见到亲生母亲最后一面?

2020-03-16 18:45:59来源:

刚从民政局办完离婚出来的玲玲,就牵着两岁的女儿匆忙的赶向火车站。玲玲怔怔的坐在公共汽车上,眼神中的惊慌失措似乎比女儿更加不堪一击。看着怀中乖巧的女儿,玲玲意识飘忽,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期。

童年时期,每年玲玲最开心的日子有两天,其中一天是过年,过年可以穿新衣服、放鞭炮、收压岁钱,另外一天就是玲玲的生日,生日这天玲玲收到过最爱看的书和橡皮筋,甚至在8岁生日那年,第一次吃到了同学说的插着蜡烛的生日蛋糕。每年生日,孔叔夫妇也会来为玲玲祝贺,虽然爸爸妈妈似乎并不欢迎他们,妈妈甚至曾经告诉玲玲,孔叔夫妇都是坏人,要远离他们,但是这并不影响玲玲的认知。每次生日,孔阿姨都会偷偷的趁妈妈不注意在玲玲的兜里塞钱,孔阿姨还送过玲玲一双非常漂亮的红皮鞋,孩童时期简单的价值观很简单,谁对我好,谁就是好人。

玲玲抱着女儿挤上了火车,对面坐着的是两个为了暗恋的姑娘打闹的中学生,胶原蛋白下面充斥着躁动的荷尔蒙,玲玲仿佛回到了那个虚荣又叛逆的教室当中。

中学时期,每个月从家中不舍的回到学校的时候,玲玲总是能看到孔阿姨出现在自己的教室窗外,窗外的孔阿姨,蓬头垢面,裤子上面还有一块大大的方形补丁,怀中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塑料袋,对着教室内的玲玲张牙舞爪,像是拾荒的流浪汉。塑料袋中,有时候是苹果,有时候是刚摘的石榴,偶尔还会有一些枣。还没有学会拒绝的玲玲,每次都低头收下分给小伙伴们吃。又一个月,玲玲正将从家中带来的银杏果藏进课桌,同学喊她:“玲玲,你的傻娘又来给你送东西了!”玲玲抬起头看到窗外的“拾荒者”,委屈、羞辱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玲玲冲出教室,一把打掉了孔阿姨手中的塑料袋,炸好的花生米撒了一地。玲玲吼道:“谁稀罕你的东西啊,你别再给我送了,影响我学习!”玲玲看到孔阿姨痴愣愣的看着自己,眼眶含泪,脸颊的肌肉随着睫毛抖动的方向微微颤抖着,非常好笑。

女儿打开玲玲的包,喊着要吃糖,却只找到了一个绿色的小本子,小丫头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和父亲离婚了。玲玲慌忙把离婚证塞回包里,强忍着眼泪哄着女儿。

玲玲最后一次见到孔阿姨是在自己婚礼的现场。婚礼上,玲玲穿着洁白的婚纱,父亲将她的手交到了对面的男人手上,玲玲看到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坐在两旁鼓掌祝贺。交换戒指的时候,玲玲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眼神迷离,咧嘴边笑边看着台上的一对新人鼓掌。玲玲知道,这个老人正是多年不见的孔阿姨,偶尔还会听父母说起。孔阿姨上了年纪,生过几次大病,精神也不如从前了。孔阿姨四个女儿都已嫁为人妇,唯一的小儿子也在部队服役,只剩下老两口相依为命。孔阿姨虽然意识混乱,痴痴傻傻,但是每月初一十五却还是会去镇上的庙里祷告,玲玲的父母甚至还耻笑当年的知识女青年现在却沦为了神棍。

玲玲抱着睡着的女儿,坐在爸爸的车上,听着母亲在旁边抹着眼泪讲出事情的原委。原来玲玲是孔阿姨的第五个女儿,实在养不起了就把玲玲送到了父母这里,直到年近半百的时候才生下了小儿子。生完儿子之后,她的身体便一天不如一天,精神也越发错乱,只有初一、十五的时候在庙里祈求菩萨保佑自己最苦命的女儿。

玲玲把女儿交给父母照顾,自己一步步的走上台阶,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一楼到二楼的台阶似乎永远走不完一样,玲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头痛欲裂。就在这时,玲玲听到了二楼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玲玲的身体一阵颤栗,扶着墙勉强走到了病房门口,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她,眼角流下的一滴泪像是说着愧疚和自责的话,抓着床单枯瘦的手也像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玲玲抱着女儿,游逛在黑漆漆的大街上,擦了擦眼泪,亲了亲女儿,像极了三十年前那个抱着女儿的母亲。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