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服装 > 正文

程伟雄:疫情下鞋服企业变局的思考(四)

2020-03-14 10:30:00来源:

这次疫情的冲击太大了,目前国内控制向好的局面可喜可贺,但国外的蔓延态势依然不容乐观,无论对未来持悲观还是乐观心态,但有一点毋庸置疑的是用户消费欲望的压抑,近期也有不少舆论宣传某些品牌和企业开足马力走线上生意好到如何程度,千军万马都去挤线上通路,看起来很美妙的故事,设定目标全员微商可以圈定能够圈定的圈层用户,实际效果有多好,说实在的真心解决不了大问题;

反而,股市流资再加大,没有生意可以做炒股也未尝不可,现在的刚需就是口罩以及口罩相关联的原料、设备、生产才是热点,无论哪家企业只要沾上口罩概念的,股价就是一路攀升,市值向好的同时不由让人思考这就是生意吧,做人做企业如果一味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确实过于理想化了,如同口罩、口罩机、口罩原料等买卖都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耐住寂寞、耐住诱惑谈何容易?抑或就是生意眼光不到位,吃不到葡萄理所当然以为葡萄酸;

近期宅在家里更多时间(偶尔开车去办公室喝茶思考人生),在家客厅跑步绕圈圈的时候,听网易云音乐的时候,看《罗马人的故事》的时候,追剧《庆余年》的时候,有时候一刹那的顿悟,想想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就是每个人的追求,无欲无求就无畏,但实际上芸芸众生谁能独善其身?没有真正的无欲无求吗?怕死是人的天性,在病毒面前没有贵贱,只有自律和尊重游戏规则才能立足社会;

戴口罩绕世纪公园跑步,以及驱车在世纪公园绕圈,看到人来人往在跑步,大多戴口罩,少部分不戴口罩,不能说无知者无畏,只能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不尊重规则的无知;当然,在西方国度戴口罩才是有病,不戴口罩才是标榜自己的健康;东西方文化的不同,才有不同的制度选择,今天举国体制看起来压抑部分的方便,但更利于落后几百年的文化再次崛起,有时小我和大我格局的差距就在于理解角度不同;

看到有些自媒体在把脉疫情之后的发展,基建投入看起来又要呈现之前每每在困境当中的突围,但时至今日的发展不是仅仅只是大基建的刺激,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经历多年的发展已经呈现出不同的结果;出口是否向好?受世界大环境影响;投资是否更有效果?大基建、大投资在中西部地区超前的配置,其实也是一种浪费;消费是否向好,才是我们最担忧的;之前的非典经济向上趋势明显,稍加刺激效果更好;而现在的消费总额在GDP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当下受国内产业内部结构调整,以及贸易纠纷带来的冲击,整体经济下挫压力很大;

特别是鞋服产业是王小二过年一年比一年难过,产业转型升级在零售终端受用户需求导向,以及新技术、新工具、新平台、新模式等倒逼下,中台、后台已在悄然改变;但产业链和消费端的对话依然有些各自为阵,落后的产业链和快速迭代的用户场景无法匹配和接轨,低端、低值、低技术、低门槛的产业体系逐步向中高端的产业体系转型过程之中矛盾重重,挑战很大;既得利益获得者的产业价值链偏传统、保守,新的产业价值链改造不仅仅需要巨额投入,需要的是对产业转型升级的使命感;

想想扯远了,喝点有数酱香小酒之后容易激动一下,其实现在成文得益于喝茶思考人生,所以漫谈一番,不图利益得失,只求一吐为快;去年原本回归实体品牌操盘,谈了一轮又一轮,最终投资者希望找的是高级打工团队,而不是真正的创业团队,两个方向根本无法交集还不如放弃;世界很大,机会也很多,不在于一时的得失,而在于自己的坚持,坚持做自己喜欢的,自己不喜欢的就让给喜欢的人去做,哪怕空闲的时候喝喝茶,喝喝小酒,这岂不是快意人生之写照吗?

近期疫情下的各类宝典纷纷出笼,从传说的国家新基建投入到很多服饰品牌上至老板下至导购,一夜之间冒出来很多微商,很多购物链接小程序满天飞,每个微商使出浑身解数卖弄自家的东西如何好?价格如何实惠?在公司指标的压力下(当然也是在疫情生存危机逼迫下),在亲朋好友中大打温情牌,每天多次不厌其烦在朋友圈、各大群,无论熟悉还是不熟悉都在极力促销产品,员工优惠内购价也成了嘘头,可见这次疫情对行业的经营压力;

复工了,但人流还无法正常,虽然坊间传言报复性消费多么美好,但这真的有那么美好吗?只有商家清晰自身入不敷出的现实,冬装在春节前后一个月的旺季戛然而止,指望在春节挣钱的商家只能望货而叹息;开春之后的春季产品全面积压已成现实,看到有部分做加盟业务的品牌商要求加盟商100%退货,但做直营业务的品牌只好默默在做微商,等春装回笼资金支付工厂看来又成问题了,工厂复工生产出来就是库存也是无可奈何;

一年之计在于春,庚子年开春的方式非常特别,对于当下本土纺织服装产业的影响是深远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当下口罩是刚需,前面也说过了,转型口罩生产各行各业一窝蜂上马,但在口罩原辅料、生产设备上并不如人意,许多坑踩进去实际上一地鸡毛的案例也是比比皆是;

任何重大危机都蕴含着重大的机会,黎明前的黑暗,至暗时期,机会是均等的,但耐力不均等,有耐力等到黎明的开始,没有耐力的等不到黎明的刹那;在当下经济环境下,淘汰赛其实已经开始,没有疫情发生之前,已经有一批企业要死不活的,这是生存法则决定的;疫情加速淘汰赛,加速产业的转型升级,加速上游、中游、下游的快速融合(也就是按行业时髦说法就是前台、中台、后台),加快全产业价值各个环节和用户需求端的对接,真正迎合用户需求导向,而不是当下产业价值链的计划导向和需求导向的矛盾;

从上图的新基建八仙,包括第8项北斗导航

1.特高压;

2.新能源汽车充电桩;

3.5G基站建设;

4.大数据中心;

5.人工智能;

6.工业互联网;

7.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

姑且不说是否真的就是国家或地方马上投入的,但至少说明这种趋势、这种方向,任何企业和品牌需要去把握,需要结合企业自身的特点和优势做好融入,而不是把某项方向作为自身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就会本末倒置让企业转型失败掉进坑里;

从新基建八仙的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还有就是北斗导航等是和我们的鞋服行业是关联的,5G的实现让品牌产品的动态展示更加常态化,实现了从淘宝天猫静态产品展示到动态产品展示,通过5G的便捷性,动态的场景演示更加生活化,让用户的感官体验更加写实;大数据中心,数据营销、数据驱动,在终端用户需求画像刻画上更加精准,更加商业化;人工智能的尝试,疫情之前,有的品牌在终端门店通过机器人、试衣镜等方式已经尝到人工智能化给品牌带来的增值服务;工业互联网在纺织服装鞋帽工业互联网(抑或可以理解产业互联网)有了很多案例改变,但依然只是局部和点上效能革新,在产业价值链供应端和需求端的对接上矛盾重重,各自为阵,各自碎片化的工业互联网没有带来产业整体的价值提升;其实中国自己的北斗导航如果能够全面民用(商用),那对本土鞋服消费生活的影响绝对是颠覆性,这也是让本土品牌走向全球市场的稳定有力保障,有些期待;

当下本土鞋服行业在终端门店(线上线下)对用户需求的研究和技术实践已经非常领先,这也和以阿里为代表的销售平台中间商的技术革新分不开,围绕用户需求通过新技术、新工具驱动的各类平台创新如雨后春笋般,生态闭环渐成;然,需求前端的创新倒逼冗长、繁琐、传统的中后供应端,似乎还没找到好的变革路径,工业互联网在纺织服装行业实践任重而道远。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