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豪车资讯 > 正文

燃料电池汽车是否具备产业化条件

2019-09-12 10:09:52来源:

.TRS_EditorP{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DIV{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TD{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TH{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SPAN{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FONT{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UL{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LI{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A{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P{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DIV{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TD{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TH{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SPAN{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FONT{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UL{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LI{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A{margin-top:0;line-height:2;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

在日前举行的2019泰达论坛上,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表示,于我国燃料电池汽车核心技术和零部件技术尚未突破,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标准法规缺失,氢气作为能源管理的体系尚未建立等原因,目前尚不具备大规模的推广应用条件。但这一观点引起了燃料电池专家的热议。“我国已掌握车用燃料电池核心技术,并积累了大量示范运行经验,具备了进行大规模示范运行的基础。”中国工程院院士衣宝廉认为,当前我国燃料电池发展的重要一步是大规模示范运行,要在示范运行过程中让技术成熟起来,从整车到系统到零部件再到关键材料,一环扣一环,把实验室技术变成可商业化、市场能够接受的、经得起市场考验的技术。衣宝廉强调:“发展燃料电池汽车和发展其他类型汽车一样,要想被市场接受,由政策驱动变成市场驱动,最终还是成本问题,要通过大规模的示范运行把成本降下来。”同济大学燃料电池汽车技术研究所所长章桐表示,一方面,中国汽车工业要想实现产业转型,坚持纯电驱动的方向毋庸置疑,但坚持纯电驱动的同时,由于纯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在电气架构方面是一致的,纯电动汽车存在的短板可以通过燃料电池车来弥补,同时推广燃料电池汽车可以突破纯电动汽车目前面临的一些瓶颈。总的来说,燃料电池汽车和纯电动汽车并不对立,而是互补关系。另一方面,从能源架构角度看,整个社会面临着能源结构的调整,今后无碳和可再生将是两个关键词,在整个能源架构里面,氢能将体现出巨大的优越性——可存储、可运输、可再生、来源多元化。对于我国发展燃料电池汽车的机遇,章桐分析,一是中国电动汽车产业化的基础已经形成,通过几十年的努力,电池、电机、电控的研究成果可以作为发展燃料电池的技术基础;二是目前国内整车厂几乎都在布局燃料电池汽车,我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包括关键材料、核心部件、系统和整车。新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应用事业部运营总监李汉斌建议,要逐步降低燃料电池成本,核心材料必须实现国产化,同时要加大核心基础材料研究,加强制造和测试装备的研发。同时,要进一步完善燃料电池标准和测评体系,加强创新、平台建设,实现资源共享、合作开发。除了成本,武汉理工大学首席教授潘牧还指出,目前我国燃料电池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寿命问题,同时缺乏强制性标准,特别是安全标准。章桐指出,对于目前燃料电池所有的关键材料和零部件,特别是从产业链的上游来看,虽然我们不缺实验室技术,但是缺乏批量化的产业技术。产业化推广阶段需要规模市场来支撑。世界汽车组织第一副主席董扬提出,应以2025年左右累计生产50万辆为规划目标。上海重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林琦对此非常认同:“如果实现了这个目标,那将意味着产业链基本成型,核心技术和装备基本本土化,也将汇集全球范围内优秀的科学家,工程技术专家,同时该技术也将扩展到多元化的商业应用场景,包括工程动力,船舶动力、电力供应等。那时中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可以在50万辆的基础上放眼全球市场。如何实现2025年保有量达50万辆的目标,林琦建议,政府主管部门应该做好顶层设计,表现出能源转型的战略决心,推动氢能产业化;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要让氢能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意识和地方资源高度协同,积极开展示范运营工作;对企业来说,要实现技术的长期规划以及研发的长期投入,应用一代、研发一代,在上游及前沿技术领域上,特别是材料领域要早做规划和投入。本报记者 张玉

来源:中国青年网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