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电 > 正文

TCL创投十年 硬科技“独角兽捕手”是怎么炼成的

2019-04-27 10:30:34来源:

TCL集团深圳总部来了一群西装革履的人。

这天是3月23日,第一批科创板受理名单公布之后的第二天。这些人不是员工,也不是合作客户。他们中有券商分析师以及私募基金投资人。他们是资本市场的机会发掘者。

这些着装讲究的投资人好奇的是TCL的投资板块TCL创投。

在科创板第一批申请的9家名单中,有2家为TCL投资的公司,分别为利元亨和晶晨半导体。而接下来,还将有5~6家TCL创投的被投项目准备申请科创板。相比于TCL在芯片半导体以及电视领域的知名度,TCL创投虽然已经成立10年,但在创投圈的知名度并不高。

目前TCL创投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人民币,投资了106个项目,退出项目46个。在宁德时代、寒武纪、商汤科技、敦泰科技、万华化学等项目后都有TCL创投的身影。

不过现在至少在投资圈,没有人愿意忽视这家背靠TCL集团的投资机构了。在科创板的东风下,TCL创投或将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一场豪赌

TCL集团目前已经拥有4家上市公司,主板市值为509.11亿元。2018年底,TCL集团刚刚经历了重大资产重组,重组后TCL集团内部主要三个板块为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新兴业务群、产业金融和投资创投业务。

TCL创投的成立有些机缘巧合。

2009年,TCL数码科技(无锡)有限公司出于业务需要被转让给了另一家公司,集团在无锡的工厂也关闭了。为了挽留TCL集团,无锡市政府希望和TCL组建一只创投基金。TCL集团第一只创投基金由此成立,规模为1.67亿元。

TCL创投总裁童雪松称,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当时认为TCL集团之后的发展需要一些创新的东西,而TCL创投正好可以打开一扇窗,从外面带来一些前沿信息。这是成立TCL创投的初衷。

TCL创投最初的四人全部来自于当时TCL战略发展部。袁冰(TCL创投董事长)、童雪松(TCL创投总裁)、马华(TCL创投副总裁)曾经操刀过TCL与法国Thomson集团全球彩电业务的重组,同时也是TCL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的重要推手。这样一群做过超过数十亿元并购的人对创投业务并不陌生,不过对待交易都会非常谨慎。

最开始童雪松会专门问李东生关于项目的意见,但后者都没有提出具体要求。两个项目之后,童雪松也不再去问他了。这种放任自由的做法让TCL创投在投资上有更大的灵活度和空间。

李东生

TCL创投的第一只基金投资了6个项目,包括通源石油(300164)、百视通(600637)、麦格米特(002851)等项目,内部投资收益率高达40%以上。

但童雪松反思称,当初在投资上或许应该更为大胆一些。2009年创业板开闸,随之而来的是Pre-IPO红利,很多VC、PE机构借这波红利捞了不少金。

袁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做产业出身,一时间还很难适应投资回收期的特点,因此在成立第一年,TCL创投主要投资Pre-IPO项目,经过几个项目退出后才开始关注成长期和早期投资。

等到2010年,TCL创投进行了一场豪赌,诞生了TCL创投目前已退出项目中,内部收益率最高的项目。

马华主要关注新能源和半导体领域,他回忆称,2010年,TCL创投接触到敦泰科技,当时,该公司已经成立4年,主要生产电视机的驱动芯片,净利润和现金流一直为负。不过TCL创投最终决定出手。我们投资它时,是它业绩最不好、最缺钱的时候,而且那一轮估值比上一轮基本打了对折。马华称,我们愿意赌一下。

投资后的第二年,恰逢苹果推出的iPhone 4手机在国内开始风靡,国内手机厂商也认为这是大势所趋,迅速跟进。当时敦泰科技是亚洲最早量产触摸屏芯片的厂商,因此产品供不应求,一度占领了国内75%的市场份额。

随着需求爆发,敦泰科技的业绩也有了起色,当年就实现了净利润1400多万美元,第二年利润规模更是达到近2亿人民币。

投资三年后,敦泰科技在台湾上市,TCL创投也实现了十倍以上的投资回报。

对于敦泰科技的投资,马华认为也同样体现了TCL创投的稳健。敦泰科技当时估值便宜,TCL创投只投资了174万美元。另一方面,敦泰科技虽然当时状况不好,但是如果往前看,触摸屏在国内一定是趋势。公司创始人是半导体行业的鼻祖,团队很厉害,在半导体行业,一个好的领导人更容易成功。马华说。

从2013年开始,随着投资业绩逐渐被证明,更多上市公司、政府引导基金愿意跟TCL创投合作,TCL创投单只管理基金规模达到了5亿~10亿元。2016年,随着国内大规模政府引导基金的成立,TCL创投的单只基金管理规模上了新台阶,和湖北长江产业母基金共同设立的基金一期募集规模即达30亿元。

随着管理基金规模的扩大,TCL创投在成长期的投资更多,也并不排除投资一些独角兽项目。

作为AI领域明星公司,商汤科技在近两年获得了众多一线投资机构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创下了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创业公司的融资纪录。TCL创投作为较早投资的产业资本,在资本与业务上和商汤科技展开了众多合作,并见证了公司业务与估值的高速增长。但是光环与质疑同在,很多投资人认为商汤科技估值虚高,业绩的成长速度无法跟上估值的增长。

不过TCL创投并不这么认为。在TCL创投看来,商汤科技的护城河在于自有算法和自有超算中心,融资能力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落地资源。我们是一个长期股权投资机构,又是出身于产业的资本,投前会很谨慎,比如会关注未来的市场是否足够大,护城河是否足够宽,投资时的估值是否在我们认可的范围。一旦投资,短期内估值的变动我们并不是很在意。当然,我们也会在我们认为适当或者需要的时候降低仓位,回收现金。

双刃剑

到目前为止,TCL创投投资了106家公司,其中只有三成左右与TCL业务相关。

但作为背靠集团产业的创投机构,TCL创投和更早成立的君联资本有点类似。在君联资本发展早期,曾有LP质疑,其是否是为公司战略服务的公司投资基金(CVC),TCL创投也遇到过类似的烦恼。

TCL创投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麦格米特,其主要产品是定制电源。TCL王牌电器是麦格米特的前五大客户,同时,在麦格米特前五大采购客户中有两家与TCL存在关联关系。

2012年,麦格米特IPO因为多种原因被否,股东们在办公室讨论。有些股东提出,TCL作为投资人又是客户,关联交易是否会成为IPO不利的一个影响因素?

虽然跟TCL集团关联的收入并没有超过麦格米特总收入的5%,但为了确保公司顺利上市,TCL创投在当时表示愿意退出,获得了2倍以上的回报。

这也让童雪松对于产业背景的投资机构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产业背景是双刃剑,你要去管理好它,特别是上市的时候。当然也可以做一个波段,上市之前让项目业务有所提升,然后在上市前卖掉,挣一部分钱。

童雪松

带着TCL的光环,TCL创投在投资项目时也能够抢得先机。

以AI芯片项目寒武纪为例,不乏投资人找上门来。寒武纪背后的投资机构包括联想创投、元禾原点、科大讯飞、国投创业、阿里巴巴等。

那时候很多人在抢份额,竞争很激烈,他们在犹豫要不要我们的钱。马华称。后来童雪松请来了TCL工业研究院院长闫晓林博士出马。工业研究院是TCL所有技术的汇聚地,对于前沿技术颇有研究。技术人士之间的惺惺相惜,加上未来可能的合作机会,让TCL创投最终获得了寒武纪的投资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晶晨半导体最初的投资也是由TCL工业研究院主导,TCL创投协助,并最终由TCL王牌电器投资,目前TCL王牌电器持有晶晨半导体11.29%的股份。

事实上,在TCL集团内部,华星光电、多媒体、通讯以及工研院的加持,被视为TCL创投投前的行业顾问以及投后服务增长的重要部分。在外部,TCL创投也可以同样利用TCL集团的合作方优势。童雪松介绍,两年前TCL创投与中科院微电子所开展合作,通过后者投资了不少半导体优质项目。而中科院此前就已经在科研方面与TCL集团有了密切的战略合作。

赛道布局

在一年前,很少有人能预想到宁德时代会成为创业板市值前三的公司,但TCL创投是少数人之一。

CATL位于宁德市的公司大楼

2014年年底,TCL创投接触了一家做电池管理系统的公司,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投资。不过TCL创投却有个意外发现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处于行业爆发前夜。

在此判断下,TCL创投在接下来的三年集中投资了宁德时代、德方纳米、湖南中锂等企业。公司按照新能源产业版图进行一一拆解,在各个环节中,TCL创投认为在电池、电控等有技术含量的领域存在巨大投资机会。

宁德时代作为新能源电池领域的领头羊,自然成为TCL创投的目标。当时宁德时代为大众所知甚少,在跟踪一年后,TCL创投积极参与宁德时代的B轮融资。

马华至今还记得去宁德时代谈判的场景:宁德时代集中安排了两天和投资人见面,在一个会议室,坐着接近20家投资机构的投资人,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宁德时代要从总数大约三四十家投资机构中筛选出符合他们要求的投资机构,这考验的不仅仅是口袋深浅的问题了。

TCL创投在此之前已经投资了德方纳米等新能源公司,可以与宁德时代形成良好的产业链互动。另一方面,当时TCL创投算是行业中较早布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投资机构,提出的一些关于行业的尖锐问题也给宁德时代留下了深刻印象。

角逐之后,TCL创投成为宁德时代B轮投资方中的一个。此后TCL创投还参与了宁德时代合作的产业基金长江晨道(湖北)新能源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投资,成为LP之一,利用宁德时代产业背景获取该领域的优质项目。利元亨就是这只基金投资的项目。

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挑战在于投资时点的精确把握。马华曾跟一家投资新能源的机构探讨过,那家机构投资人颇为感慨:投材料很累,我们都守了8年了。

对于这个领域的投资一定要耐得住寂寞。马华说,如果你是早期投资人,但是前面五六年都没有什么规模,很多投资人忍不住就卖掉了,可能就会失去最后企业成长那一波的收益。

TCL创投副总裁马华

找到特殊节点是TCL创投减少投资风险的方法之一。

在新能源产业爆发、补贴政策退坡之后,投资机会相对变少,但是马华认为这个产业链上要做大,会更偏向于中后期企业的投资。

最近上市的德方纳米就是例子。新能源汽车发展早期的产品主要以大巴为主,电池材料是磷酸铁锂,德方纳米的产品就是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当时企业利润规模还没有很大,但已经得到头部企业的认可。此时,TCL创投在Pre-IPO 阶段投资它,相对于早期的投资人缩短了等待时间,同时也拉高了IRR收益率。

在半导体领域,TCL创投也做了系统布局,投资了敦泰科技、宏佑科技、寒武纪等公司。

在很长时间里,半导体领域并不被PE、VC所青睐。跟互联网的网络效应带来的指数级增长来说,半导体在前期需要经过漫长的研发周期、投入巨额资本,未来是否能爆发、形成产品,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在童雪松看来,在中国半导体投资的主要逻辑是进口替代的机会,保证同样性能的前提下比国外产品价格更便宜。这也是TCL创投遵循的投资逻辑。TCL创投能够投资半导体的优势在于产业赋能。

以宏佑科技为例,马华介绍称,这是一家做屏幕触屏的公司,TCL创投投资之后,将其介绍给了TCL集团旗下的华星光电,目前双方已经在业务上有所合作。

2018年底,TCL集团还专门成立战略投资基金。TCL创投和战略投资基金将扮演产业互联网投资者的角色,未来更聚焦于半导体、工业互联网以及智能硬件等与TCL集团业务更紧密的领域。

TCL集团目前业务集中在显示领域,未来增长可能有两种方式,一方面是上下游做大做强,或者将规模做大;另一方面,在一些新兴领域,比如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也可以通过投资收购推动业务增长。童雪松表示。

最近,童雪松忙着制定新的投资游戏规则,成立10年的TCL创投又迎来了新挑战。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