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服饰 > 正文

陈漫:我追求的不是风格,是一种准确。

2018-09-15 14:58:00来源:

在北京竞园一栋拥有着十几年历史的影棚里,我们采访了陈漫。

这是她的第一个影棚,水泥墙上贴满了撕下来的各种时尚杂志内页,新旧不一,风格各异。

“这样可以给在之里拍摄的摄影师一些灵感。我们平常拍摄当中会有很多变化,比如衣服会有变数,或者突然因为什么戏演员剪头发了,都会有临时的改变,所以就可以出来然后看看这个墙找些灵感”,陈漫这样介绍。

陈漫,作为中国最顶尖的时尚摄影师、视觉艺术家,她的作品对海内外读者展现了当代中国时尚界的的新风貌,更成为了诸多顶级明星的御用摄影师,创作了无数大刊的最佳封面。

上个月,她作为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在世界达沃斯论坛做过分享,讲关于怎样用视觉语言去增加世界的沟通。

这次我们和她聊了关于美、关于记录以及技术和艺术的结合等等话题。

(下文 Q=瞿芳 小红书创始人、C=陈漫)

Q: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拍摄是个什么场景吗?

C:我第一次拍模特,是拍两个模特米老鼠耳朵的那个。

因为我那时候比较喜欢这种卡通的东西,现在叫二次元,我现在也喜欢。我的风格是比较漫画比较夸张,我喜欢抓住人的特点。比如说我拍郭德纲,就会把郭德纲的特点扩大,我拍范冰冰,就把范冰冰的各种面的特点扩大。

Q:我觉得去抓一个人的特点很有意思,我比较相信相由心生这件事情。你会先花一些时间去观察你的拍摄对象,然后去了解Ta吗?

C:别人老觉着我有这方面的功能吧,就是看别人一眼就能看他应该是由内到外的这种正确的表达。我老跟别人说我追求的不是风格。因为我风格有很多。有时候清新,有时候很浓重。关键是我追求的是一个准确的感觉,对一个人表达的他的最佳的准确的感觉。

Q:你有统计过,过去一年拍了多少个人吗?

C:我每天都至少拍一个人。 我这么拍已经拍了10多年了。有时候一天最多的时候,拍20多个人的时候都有。但是有好多明星都是跟他们一起成长的这种过程。比如最早拍范冰冰,一直到现在的范冰冰。还有比如像TFBOYS也是从小时候就开始拍。到现在他们几个成年的,生日也是我拍的,是跟整个整个时尚娱乐产业一直在一起成长的这种状态。

Q:你会用一些什么样的词来形容自己?

C:我自己就是一个特别矛盾混合体。我是一个极其懒散又非常专注的一个人。我自己做作品也有很多的呈现。比如说有的时候拍的特别酷,有时候拍的特别性感,比如说拍那些明星,有时候拍他非常反他常规的一面但是又非常像他。

Q:那除了拍摄你平时日常生活中有什么爱好吗?

C:我除了拍摄以外,我还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拍摄。真的是干一行爱一行,像我平时就用那个大片app。其实我也参与其中的设计,把我很多多年的经验,把图片还有视频一下变美的这种经验总结到一键的实践上,我觉得这样是一种分享吧。因为我已经到达一种很饱和的状态。我觉得在这种状态下,最重要的就是分享给更多的人。

“摄影师的打光和角度非常重要,也起到了一定的后期作用。别人老觉得我光线怎么样是后期的效果,其实是现场打光的效果。”

因为有很多对美追求的人,对真善美追求的人,他们想去表达。以前表达是很技术活的事情,所以我希望把这种之前的经验,我的经验,我的这种美学经验,把它分享给大家,所以用这个大片app,平时我经常会拍一些创作。

Q: 我刚才用了一下这个大片app,我们自己也做app,其实我知道做工具跟美的结合其实蛮难的。因为你得把对于很多艺术化的理解,对美的理解,通过科技工具把它放在一起。那么事实上,现在有了这些结合,表达自我变得更简单了,还是让事情变得更多元复杂了,因为我看到那里面还有一些专业化的内容,我会担心我拍的不够美。

C:我觉得是这样的,首先呢,很多技术刚开始都是很小众的。然后它慢慢就会由小众切向大众。某一个领域里的第一波人,肯定是要经历一定的寂寞期的。我觉得人,物质生活满足了以后,肯定还会有对精神有求,那对于精神的追求,肯定需要一定的纪录。无论你使用什么样的方式,对于精神的纪录是未来的一个非常大的需求。当然视频的记录是一种比较全面的表达方式。虽然它可能技术上,难度上高于其他的表达方式。但我们不乏,全世界不乏这样的创作者,因为我一直相信视觉是不需要翻译的语言。

Q:我们每次RED TALK上都会问嘉宾的问题。第一个就是你对美的定义是什么?你觉得你对美是有一个清晰定义的吗?

C:我觉得美是不可说的,共通的是对善的一种追求。

Q:如果你现在要给还在大学时20岁的自己,去说一些话或者给一些忠告,你觉得你会说什么?

C:应该是好好睡觉吧。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