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服装 > 正文

“第一代网红”韩火火:现在的网红是一种经济

2018-09-07 16:39:41来源:

2009年,社交网络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没有微信、微博、抖音同时抢夺人们的注意力,更没有已经形成清晰商业模式的网红经济。

那个时候,国际时装周刚刚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国人关注,人们仰视着T台上华丽、前卫的走秀时装,也追捧着秀场散场后模特、时尚ICON们的出街穿搭。


新款黑色阔腿连体衣(详情戳图)

在这样一个时间点,韩火火刚刚好的出现在了大众视野中。

米兰时装周散场后,招手拦出租车的韩火火被国外著名的街拍摄影师Scott在秀场外抓拍到,这张照片不仅被放上了Scott的街拍博客上,还出现在了很多时尚杂志的街拍栏目中,这是人们第一次关注到这个与主流审美背道而驰的男生。

随后在源源不断的综艺节目邀约中,关于其穿着风格的热烈讨论中,这个喜欢穿紧身皮裤、蹬着高跟鞋、给身上点缀上各种铆钉元素的男生,一步步成为了时尚圈一个不容忽视的标志。

很多后来关注到韩火火的人,大多是因为他的街拍图中不停变换的亮丽“背景板”。由于和高圆圆、Angelababy等女明星都是好友,韩火火还有一个称谓——“国民闺蜜”。2012年,韩火火携手一众闺蜜推出华人街拍指南《Fire Bible》,给那些不善穿搭的人们一些模板。

而韩火火能够成为众女明星可以分享小秘密的闺蜜(高圆圆曾这样评价他),其中有一层原因可能是,很多女明星都在他的改造下,成为颜值、衣品双在线的女神,一出街便是行走的种草机。对于那些把自己变美的人,女生们总是会多一分亲近感。

总是以低饱和度的色系、简约气质型穿搭出现的高圆圆,便是在韩火火的几年雕琢下,逐渐形成了如今氧气美女的人设,翻看一下高圆圆早年的照片,你便能明白,韩火火所带给这位闺蜜的改变。

在YOHOOD潮流嘉年华的后台,钛媒体见到了韩火火,穿着基本款的上衣和裤子,简洁中透着一些不着痕迹的设计感,这是韩火火自家品牌的衣服。

做潮牌,其实本不在韩火火的计划内,两年前,YOHO!向韩火火发来邀约,希望与他合作打造一个潮牌,YOHO!负责后端的供应链,韩火火来主理品牌的前端设计,这个提议很快被韩火火应承下来,“我就是一个比较随缘的人,那机会来了就开始做。”

“都行”,这是韩火火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这既是韩火火的性格写照,也是AKOP想要传达给受众的品牌精神,“ALL KINDS OF POSSIBILITIES”,即年轻不设限,什么都可以。

如今的韩火火,没有了早年街拍照中张扬的穿着、冷冷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贴近大众审美,爱笑爱搞怪的阳光大男孩形象。这样的变化,一方面是源于时尚潮流的流变,另一方面则反映了韩火火这些年心态上的变化。韩火火说,如今的他不再像早年那么急于去表达,而是更追求一种让自己舒服的方式。

时尚icon、公众人物、明星造型师、潮牌主理人,外界对于韩火火的身份有着很多不同的定义,也有人将他划进网红的行列,对于这个称谓他欣然接受,“怎么定义我都可以,如果要是算网红的话,我应该是第一代。”

在那个只有聊天室、BBS的年代,没有人想过网红能成为一种职业,能靠着成为网红去卖货,第一代网红们大多只是单纯的爱好拍好看的照片,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而如今,网红经济已经形成了一套清晰的商业模式。

虽然人人都想当网红,但却很难再出现下一个韩火火了,“很多时候都是第一个比较重要。不是说在这个人之前,没有比他更前面出现的人,而是在他前面有,但没有被人注意到,而被大众视野注意到的第一个人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韩火火会把很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潮牌经营上,每年有大大小小的很多通告,但YOHOOD是他每年不会缺席的活动,因为,AKOP想要抓住的年轻人们在这里。

去年被称做是国潮元年,关于国潮,有人看好这个市场,也有人诟病它与国外的差距,韩火火显然是站在正方的,“你起步晚,但这不代表你就弱,你可以去追赶,我觉得中国最擅长的,就是以非常快的速度的达到所有的标准,这个难不倒中国人。”

以下是钛媒体与韩火火的对话:

记者:现在的韩火火似乎没有了早年的锋芒毕露,穿搭也越来越贴近大众审美,这是源于心态上的变化还是关于潮流的定义变了?

韩火火:都有,因为人年轻的时候跟年纪长一点经历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变化的。所以像我肯定也变了,但是我不会说让自己变得很像普通人一样、路人一样。其实我现在更追求一个舒服的方式,就是我自己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我觉得什么样子,或什么衣服让我穿上之后更舒服。

早年间的那些东西,我也是真的喜欢,在当时我也不会觉得穿皮裤或铆钉这些东西不舒服。但慢慢的其实你会找,你觉得什么才能真的让你舒服,因为毕竟你自己穿着舒服最重要,就是不再想要穿给任何人看了,而是真的想穿自己想穿的。

记者:那是不是说早年间想要表达给外界的更多,所以在穿搭上更加张扬?

韩火火:某种程度上是这样,一是那个时候的时尚跟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就是流行HOT、日本古着的那个年代,所以很多人就喜欢穿的比较张扬。包括HOT那个风潮在内地很红,很多学生都在追那个潮流,弄那样的头发,染头发、漂头发,穿那种肥裤子,那是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

而且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北欧简约风、性冷淡风,然后艾克尼那种很普通的基本款的那种品牌,这种风格都还没有形成,所以其实那个时候的趋势,或者说那个时候的时尚圈追捧的就是那一套。

所以在那个时下,一是因为这个原因,二是因为我自己,也是当时觉得那一套很好看,觉得那些元素我很喜欢,而且刚好能够让我觉得足够能彰显我比较张扬的那一面。

记者:从时尚编辑到时尚ICON、公众人物,回过头去看,你觉得能走到现在天赋、努力、运气分别能占多大的成分?

韩火火:我觉得不可缺,就是你刚刚说的这几点都要有,都不可缺。时机给到你了,如果你没有抓住,其实也是白搭。或者说如果时机给到你了,但是事情发生在了不对的时候,其实也是没有用的。我自己的体会就是,运气是很重要的。

其实我最开始去时装周看秀被看到,也不是安排的被拍或被抓拍到,是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抓拍到的,完全没有计划,而且就算你能计划一个人拍你,你也不能计划让全世界人去google你,去搜你,这个是你安排不了的,所以其实运气也是很重要。

刚好那个事情又发生在那个时代背景,那时候没有微信,那个时候是开心网,人人就是校内,还有一些BBS论坛。那个时候各个地方刚开始关注时装周这件事,时装周秀场散场的模特的穿着很被追捧,就赶在了那个时间口我出来了。所以其实是赶在一个最好的时候,发生在了最对的一个阶段。

记者:现在的社交媒体很多,人们的注意力很大程度上被分散了,这是否意味着很难再出来一个韩火火?

韩火火:这就是我刚刚讲得运气的成分,就是可能说,那个阶段之后的四五年想要再出一个韩火火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这个事只能发生一次。

比如说在我之前在我之后被拍到的中国编辑有很多,陆陆续续一直都被拍到,但是能够赶上那个时间档口,所有人的关注点在那,上了各种大的综艺节目,让所有人都看到的这种机遇不会再有。

好比现在网红时期,张大奕很厉害,你说现在还会有第二个张大奕出来吗,我不觉得。很多时候都是第一个比较重要。不是说在第一个之前,没有比他更前面出现的人,而是在他前面有,但没有被人注意到,而被大众视野注意到的第一个人才是最重要的。

记者:是不是说现在网红很难成为公众人物了?

韩火火:现在网红成为了一个职业、一个事业,就是电商,通过自己的影响力、人脉去影响他们的客人。

记者:你介意别人把你定义成网红吗?

韩火火:我无所谓,怎么定义我都可以,如果要是算网红的话,我应该是第一代。就是最早的BBS那一代,草莓论坛、瑞丽论坛,我们是那一代的。那个时候刚刚有社交网络,像MCC论坛,就是那个时候很红的第一批国内的网红聚集地,我们是那一批的。

记者:当下这一波网红和第一代区别在哪?

韩火火:区别在模式,因为现在的网红不只是网红,而是一种经济,那个时候大家是为了拍好看的照片,让很多人喜欢自己,就截止到这儿了,没有把它商业化,没有电商化,那时候也没有电商。

记者:现在的网红有了一套比较清晰的盈利模式。

韩火火:是的。那个时候没有,那时候微信什么都没有。淘宝店也是刚刚开始,谁也不知道淘宝会怎么样。

记者:现在有很多的大牌会邀请一些网红去看秀,时尚行业开始不再高高在上,变的越来越接地气了。

韩火火:我觉得做品牌是为了卖货,做品牌是为了市场存在的。现在的市场已经变化了,因为很多人在长大,就像我会从当年那个我变成现在这个我一样,你会长大,那喜欢我们的粉丝也会长大,那她喜欢的东西在变,所以其实市场在变,想要赚钱的品牌,你一定要随着变化,保留自己的风格的前提下,做最适合市场和年轻人的东西。

首先肯定不是说抛开这个品牌自己的风格,他肯定还是要有自己的风格,但他可以做一些更适合年轻人的调整和转变。就你会看到很多奢侈品牌,像纪凡希、Burberry都开始变的街头化、潮牌化,跟很多潮牌去cossover,但其实你说它是变low了吗?其实没有,而是真的客群就是这些这批年轻人,你不做这些调整,你就失去了这些市场。

记者:这一代年轻人跟上一代年轻人有什么不同?

韩火火:比如说你看现在很多人喜欢那种潮牌和街头文化,是因为很多这个文化兴起,像极限运动、像嘻哈、说唱、街舞这些东西,所以其实随着这个时代的变化,审美会发生变化,那作为年轻人他极易被这些文化影响的,他会追随、会追捧,所以品牌做这样的调整也是必须的。

记者:这两年的潮牌行业跟早两年相比还是有很多变化的,比如从去年开始就在说国潮,你是怎样看待当下的国内潮牌市场?

韩火火:我觉得国潮做的越来越好了,很多品牌都是国内的潮牌,但做的都很像样。包括我自己的牌子,其实也是国潮,所以其实在这个层面上,我不觉得国内外有太大的差异化。大家都在追捧这种文化,把这种文化推得很好,我觉得国内国外一起推才更好。

记者:为什么会做AKOP这么一个牌子,因为个人喜好还是觉得市场机遇到了?

韩火火:我就是一个比较随缘的人,那机会来了就是就开始做,当时是YOHO!这边找到我说一起来弄这个,我就挺好的。我一般不太会主动去做什么,但是当机会到或缘分到了的时候,我也不会太抗拒。

记者:具体双方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

韩火火:就是AKOP是我的个人品牌,但是跟YOHO!战略合作,他们会帮我一起经营。

记者:后端的供应链这些全部都是他们去做的是吗?

韩火火:是的。

记者:今天来的很多明星的品牌是不是都是这种模式?

韩火火:不都是,也有很多是自己在做的。

记者:那你这边为什么没有自己去做?

韩火火:我比较懒。

记者:明星做服装品牌,本身自带流量,同时还可以依靠自己在圈内多年的积累撬动很多的资源,但普通的一些有时尚梦想的设计师就很难做到这一点,你觉得这些人应该依靠一些什么样的路径?

韩火火:产品。你能存在的品牌都是有原因的。就是你有客户,客户就是你存在的根本。他不是明星,但他做的东西就是很多人需要,很多人喜欢,那照样卖得好。而且不是所有的明星的东西都卖的好,有很多新店也都关了。所以其实在商业这件事,生意这件事上跟你是不是明星没有区别,明星的店也会倒闭的。

记者:但是明星相对来说在流量上会要有优势很多。

韩火火:但也是他的劣势。就好比你拥有你的粉丝,但是除了你之外,有很多艺人,有很多明星,大家都有各自的粉丝,那些粉丝不喜欢你,你只能影响你的人,那这种情况下,你的优势不就变成劣势了。

所以其实不论你是明星品牌,或不是明星品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产品。你的产品是不是站得住脚,是不是抛开你的影响力之后还能被消费者需要?就是如果你只是因为自己有影响力,你自己是明星,就决定做一个牌子,那你就必定失败。

记者:潮牌想要在市场中展露头脚,需要依靠现象级的爆发,而要想长久的生存下去则需要不断的给消费者新的刺激,如何保持不断输出爆款的能力?

韩火火:这个是要赶的,就是不一定都能如你所愿。我现在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你期待的事情不一定会发生的。你每年年会的时候都会说明年一定会更好的,但也许明年就更糟,但你也没有办法。所以其实这个东西是不可预测的,那赶上了有就是有,没有的话就没有。

记者:AKOP这边你会参与设计这块吗?

韩火火:参与,色系、面料,很多东西我都会参与。

记者:品牌瞄准的是怎样一群消费者?

韩火火:年轻人,永远都是,潮牌基本都是瞄准年轻人的,不只是我们品牌,今天现场所有的品牌都是为了抓年轻人才来的。

记者:AKOP传达的是怎样一种品牌理念?

韩火火:就是年轻不设限,什么都可以。我的品牌叫AKOP,它的全称是ALL KINDS OF POSSIBILITIES,就是是各种可能性。翻译过来就是都行,我们的中文名就叫都行。就是我的一句口头禅,很多事儿问怎么样,就说都行,就觉得这个就很年轻啊。

记者:怎么去发掘年轻消费者喜好的?

韩火火:就看年轻人在哪、年轻人在干什么,看年轻人在看什么节目,追哪些偶像。

记者:你观察到的最近的年轻人都在玩什么?

韩火火:在玩抖音,然后在想当网红,女的都想当网红,然后穿着比较前卫,想要走中国有嘻哈或者rapper、极限运动那种感觉的衣服。现在的00后、95后,他们其实更敢做自己,他们更想张扬自己,让别人注意到自己。所以像我们这种比较简单的东西不一定能吸引到他们,所以你就一定要做一些调整,让它有一点他们会追捧的元素。比如slogan,比如图案。

记者:潮牌其实是小众文化的代表,而小众则意味着在商业上并不具备规模化的基础,一旦某潮牌在现象级爆款出现之后选择规模化发展,也就意味着失去原有核心(小众)群体的价值认同,在这方面AKOP是如何去平衡的?

韩火火:像我们找的度,其实就是我们确保它是基本款,但它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基本款,有一点潮的基本款。所以这个就是在我们想做的和大众之间做了一个磨合,我就是基本款,我不挑人的,但我里边有潮的元素,你任何一个很低调的人,你穿着他不会觉得特别夸张,但是喜欢夸张元素的人又能找到他想要的那个小元素。

记者:如今的潮牌市场,还是像SUPREME、STUSSY、UNDEFEATED这样一些国外的品牌扎根更深,国内的品牌不管从文化影响力还是市场占有率上都相对处于弱势,你觉得这种状况该如何去改变?

韩火火:我觉得国潮做的越来越好了,而且我觉得国潮卖的也蛮好的,不比国外的差,当然追国外潮牌的也肯定是有很的,但是我看到的是追国内的一些潮品牌的年轻人也很多了。我倒没有那么悲观,我没有觉得现在大家都在疯狂的追,或是在迷恋国外的品牌,就我身边自己花钱去买一些国内潮牌,也有很多。

记者:国潮品牌相对国外的品牌在文化上还是欠缺一些。

韩火火:那是一定的,因为你起步晚,但是这不代表你弱,你可以去追赶,我觉得中国最擅长的就是以非常快速的达到所有的标准,这个难不倒中国人。

记者:文化也可以快速追赶上?

韩火火:其实街头文化它其实也不是说刚开始了,它一直存在,它在国外存在多久,在国内就存在了多久,只不过他一直是小众的在地下,但现在是被拿到桌面上影响到了很多人而已,所以我倒不觉得他是真的差那么多,只是被拿上桌面的时间比较晚。因为中国有嘻哈这些节目,地下的东西被拿上桌面了。原先他们都是地下的、小众的文化,现在因为被拿到桌面而影响了更多的年轻人。

来源:钛媒体  作者:谢康玉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