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 正文

纽约华人餐饮业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2018-06-30 14:16:38来源:

纽约华人餐饮业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劳工厅公听会吸引数百人参加。(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金春香摄)

6月28日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纽约州劳工厅于当地时间27日举办公听会,讨论提高依赖小费服务人员的次最低工资(sub-minimum wage),并逐渐取消“小费抵薪”(tip credit)。众多服务业劳工、餐馆业主都炮轰这项改革,认为此举将造成劳工收入大减, 餐饮业人事成本增加、餐饮价格调涨,最后落得各方皆输的局面。

纽约华人餐饮业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反对取消“小费抵薪”者要求州府加强立法。(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金春香摄)

纽约州州长葛谟(Andrew Cuomo)去年签署最低工资法案,纽约州成为全美首个把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的州,但餐馆服务员、美甲工、洗车工等小费工人则有例外,允许雇主付的钱低于最低时薪规定,靠“小费抵薪”来达到目前法定的最低工资。

纽约华人餐饮业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反对取消“小费抵薪”者发言后众支持者起立欢呼。(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金春香摄)

2017年12月,葛谟宣布今年将消除“小费抵薪”制度,并下令州劳工厅以举行公听会等形式,研讨取消小费收入型雇员与普通雇员在最低工资上的差别待遇,最终达成餐馆服务员、美甲工等小费工人也能实现15美元最低时薪的目标。

葛谟的宗旨,是希望让所有受雇者都受到最低时薪的保护,而不会因为族裔或雇主安排的工作时段不同,造成劳工小费收入不稳定,也能杜绝女员工为了多赚小费而忍受性骚扰。而以餐饮业机遇联合中心(Restaurant Opportunities Centers United,简称ROC)为首的多个团,也支持州府做法。

纽约华人餐饮业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郭秀云(发言者)呼吁不要取消“小费抵薪”。(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金春香摄)

但此举并未让广大的少数族裔服务业者和劳工买账。27日的公听会上,在曼哈顿华埠餐馆打工的刘晓仪指出,一些女明星为了工作被老板性骚扰,“但她们不代表我们,我在餐馆工作十多年,从未因为让顾客摸我而得到小费,我们的小费是因为服务周到。”如果有性骚扰问题,州府可以制定政策去制止。她还说,15美元一小时的工资无法养家,如果没有小费收入,她将没有足够收入养家餬口。

同样在餐馆做工十年的郭秀云参加公听会前的集会。她表示,服务业劳工主要收入是靠小费,服务好,客人不但多给小费,而且还经常光顾,会保障收入越来越高。废除“小费抵薪”说好听是增加工资,但实际是摧毁小费制度,令服务业劳工更加贫穷。

郭秀云还指出,此前多次调高最低工资,反而导致劳工工作时间被削减,工作强度增加,而且她工作的小区很多服务业员根本拿不到法定最低工资。郭秀云说,希望州府加强执行劳工法和立法,防止无良老板吞掉员工的小费和工资,而不是转移焦点废除“小费抵薪”制度。

纽约华人餐饮业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反对取消“小费抵薪”者认为小费并不与性骚扰挂钩。(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金春香摄)

餐馆业雇主也同样反对废除“小费抵薪”。在哈林区经营餐馆15年的Melba Wilson表示,他最初从收银员做起,深知基层员工的艰辛,如今一旦废除“小费抵薪”,她每年要为每名员工多支付14000美元,而她手下有30多名员工,是一笔巨大支出,为了支付这些新增加的人力成本,她就不得不提高餐点价格,结果可能流失客源。

Wilson说,即使顾客愿上门,但因菜价上涨,客人也不愿支付小费,这种情况下,无论对员工、对雇主、对顾客还是州府来说,都是皆输局面。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