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 正文

张嘉佳:从我的卷福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2018-05-15 14:25:34来源:

如果你是一个文艺青年或者说经常是微博、知乎的常客那你对张嘉佳肯定不会陌生,张嘉佳从在知乎、微博上写文章积累人气之后通过这两部作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摆渡人》使他的人气达到了顶峰!

作为一个文艺青年的作家,张嘉佳同样有他的梦想:开一家小清新文艺风的小龙虾店让它统领全国的龙虾风!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卷福小龙虾靠什么火遍中国

众所周知的是蒋政文和张嘉佳之间的一段“基情故事”成就了“卷福”小龙虾。那是2012年底,两个人还都是籍籍无名的文艺青年,在三里屯酒吧闲聊。

“在干嘛?” “在网上卖褚橙。” “褚橙是什么?” “水果。一个橙子。” “妈的,老子不懂,老子要当作家。什么时候卖龙虾?” “……等卖完橙子。” 两年之后,已经成为著名畅销书作家的张嘉佳和已经成为电商界知名营销操盘手蒋政文未忘初心,创立了“卷福”品牌,真的卖起了小龙虾。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谈起选择小龙虾创业,蒋政文给出了友情之外、商业层面的另一个答案:“创业成功率是我考虑的首要因素,从小龙虾市场、未来潜力、拥有的资源来说,选择小龙虾是最合适的。”

蒋政文是媒体人出身,也有过几次创业经历,最著名的是和喻华峰一起筹备本来生活网,令“褚橙”一举成名。 2014年底,他带着一帮哥们成立了小满电商孵化品牌和产品,以生鲜、农产品为主,其中就有“卷福”小龙虾。 著名作家的影响力和营销操盘高手的实力,让“卷福”小龙虾不负众望地火了起来。2015年6月,卷福品牌从小满电商中独立出来,蒋政文和和张嘉佳合资100万元为之注册了上海晚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两个月后就拿到了天津真格天峰投资中心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两人的分工从此更加明确:张嘉佳号称是要“让全中国虾店俯首陈臣”的资深小龙虾粉,负责总结秘制配方,挖掘全国的做虾大师,把控品牌的调性和定位;蒋政文是CEO,负责公司整体运营,供应链的完善及商业模型的设计等。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这个上线于众筹平台“开始吧”的明星项目,获得了海量关注,只需花费3-4万成为明星合伙人,享受1%利润分红,上线极短筹款近2000万。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没有路演的众筹,投资像面试

谈到当初投资“史上最文艺的小龙虾店”的原因,共建人小刘坦言,是看重发起人的名气。

2016年,张嘉佳的两部作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摆渡人》上映在即,小刘与朋友在“开始吧”上先是看到了卷福上海店的众筹,“有张嘉佳的名声加持,他们的线上冷冻包装小龙虾电商业务也做起来了,因此200万的众筹很快就没有名额了。”

媒体人出身的蒋政文擅长营销推广,因此卷福上海店开业后生意一度火爆,舆论反响热烈。几个月后,蒋政文以上海晚鲤科技公司的名义在“开始吧”发起第二次众筹,目标是在全国10城开卷福小龙虾店,这也是张嘉佳曾经的梦想:老子要开一家龙虾馆,让全中国的虾店俯首称臣。

4月底发起的众筹,5月初就顺利筹集了1960万元,而且投资人数超过了每店49位共建人的指标。根据合约,每位共建人出资3.5-4万,将拥有每年1%分红权益,3年后可选择退出或转让。店面由上海晚鲤来负责运营,共建人不参与实际运作。

“朋友申请投了大连店,我投了北京店。当时是招49个人,但收了6、70个人一万块给平台的诚意金(意向金)。”小刘后来接到众筹发起方的电话,询问做什么行业、能给卷福带来哪些益处,“有点像招聘,他们很强势,可以说并不是投资人挑他们,而变成了他们挑投资人合不合适。”

此时共建人们获悉,卷福北京店选址在百子湾路、京粮大厦对面,毗邻漫咖啡,200平米左右的店铺,花了将近39.5万转租费和10万押金。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这笔将近50万的转租费,在2017年北京店结束营业之前两个月就开始转让,“共建人看到的是店面重新出租出去了,但最后一毛钱转让费都没有收到,当初盘店花了众筹款的1/4,彻底打了水漂。”

不管怎样,事后证明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址。卷福北京店2016年8月开业,邀请共建人去试吃,“我多叫了几个朋友去,大家吃完都很不开心,因为食材虽然新鲜,小龙虾却没有味道,一顿饭花了一千多。由于菜品的原因,大众点评上的评论反响也不太好。”

更让小刘感到无语的是两个月后,晚鲤公司给共建人发来财务报表,“我们才知道赔了这么多钱。”

总之,由于成本结构不合理、选址不理想、成本管控不到位、菜品设置不丰富等诸多原因,8-10月卷福北京店200万左右的众筹款项已经花完,晚鲤总部还垫付及投入费用60万。

另一位共建人老张则告诉小娱,比起北京店,一些分店如郑州店刚开没多久就关张,厦门店经营一年后无以为继。大连店现在还在经营,但可能也要转让。“因为最开始这些店都是找晚鲤公司拿货(上海晚鲤出售的小龙虾秘制配方),价格比较高,现在大连店也不从这边拿货,跟卷福没有什么关系了,考虑换个招牌。”

另外从晚鲤离职的员工透露,小龙虾店的运营出现诸多问题。在开业一年内,卷福北京店换了4任店长,销售总监任职2个月就离职。“主厨频繁给新人做培训,菜品口味不稳定,服务意识跟不上,点餐用的免费软件也总出错。

蒋政文做营销很擅长,但对于实际经营并不太了解,也低估了餐饮行业的水深。

在2016年10月的这封邮件中 蒋政文的认错来的有些晚,但起码是来了。对于经营不善,蒋政文的反思如下:

“第一,我们过快进入一个不熟悉的行业,人才建设没跟上。战略上存在冒进。不够尊重传统行业的智慧 。第二,除了整体行业不景气,线下实体经济整体困难,物业、工商、城管等对经营都是羁绊,需要高超技巧和足够预算去解决这方面问题,我们之前准备不足。第三,所谓众筹的概念教育和普及不足,共建人在我们后期经营中没有发挥我们期望的作用,召开几次见面会讨论经营策略,也来者寥寥,谈不上共建。对众筹是一种投资,投资就有风险,也理解不够。”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该众筹项目中最具IP效应的张嘉佳,自卷福小龙虾店开业后,却再未在任何公众场合为品牌做过宣传。张嘉佳方面告诉小娱,“我们不是很清楚情况,也没有过问和参与过卷福的经营。”

张嘉佳有时会在深夜到店里吃饭,与员工合影,但卷福店开业后收到不少负面评价,张嘉佳本人也不太满意。因此后期晚鲤公司再打着张嘉佳名声出去宣传时,其公关总监往往会出面阻止。

尽管如此,张嘉佳与其公司南京时间海影视,一直位列上海晚鲤的股东,还有2015年就进入的真格基金。据了解,张嘉佳直接占股22%,时间海占股6.25%,不过目前晚鲤的股东占比已经显示为“未公开”。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出资2万的发起方,却要分200万的权益

“投资的都理解有风险,做生意有赔有赚很正常,作为共建人我们也有责任,比如说监管不到位,”小刘说。“但我们这个项目,存在更严重的问题。”

一是、未经共建人同意,卷福北京店注册公司、北京福郡餐饮向总部上海晚鲤借款,存在关联交易。在2017年发给共建人的邮件中说明,开业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尝试调整产品线、更换团队、扩大营销等措施,目前已经“黔驴技穷”。

“截至今年3月,店面总计亏损额达到190余万,晚鲤公司的借款达到116万,未结算货款51万”,总计欠款将近170万。“有限合伙企业借钱至少要经过合伙人同意或至少知情,但他们完全没有通知我们,直接就借钱了。”

但不少共建人认为,店虽然亏损至倒闭了,运营方上海晚鲤却不一定做了赔本生意。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最终清算时,他们表示:1.先赔付员工工资社保2.支付借款3.支付拖欠货款 4.如有剩余分配给共建人。”小刘觉得乍看有道理,仔细一想却不太对,“卷福北京店的店长负责人、财务人员都是晩鲤员工,供货方、欠款方也是晚鲤,前后反正亏不了他们的钱。”

二是、在多数人投票清算止损(19个人要求止损,17个人同意合作,2人未表态)的情况下,卷福北京店却执意与一家海鲜电商“味库”进行合作,味库借款50万,由上海晚鲤承担相关借款风险,将现有卷福店一层设计成味库海鲜线下体验店,味库方面提供品牌和供应链支持,条件是晚鲤对店面的管理权和分红权益予以转让。

“如果合作顺利,大家依然享有原有店面同等份额的分红和股权。如果合作下来无法改变经营状况,只能做最坏打算。”

“之前味库也和北京店开展过供应链方面合作,晚鲤应该是欠供货商货款,直接用店铺抵顶掉了,”小刘猜测。

三是、向共建人隐瞒工商注册及众筹平台手续费情况,甚至涉嫌伪造股东签名。共建人苗苗透露,直到大家要求尽快清算店面,并出具审计报告时,才发现理论上应是大股东的上海晚鲤实际出资2.52万元,占股不到2%,却享有店铺100%经营权和51%的分红。

有共建人认为,晚鲤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合同法》第42条,涉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提供虚假情况”。对于欺瞒,蒋政文始终持否认态度,但也在回复时婉转表达了注册代办,注册资料与股东签名可能造假的情况。

四是审计报告问题重重,众筹款项竟部分流进“开始吧”。在共建人们要求了将近一个月后,卷福北京店的审计报告姗姗来迟。“收入明细特别粗糙,没有发票支出,都是白条。”最让共建人瞠目结舌的是明细表里,投资的4万块钱变成了3.7万,扣除的是所谓开始吧平台手续费。

算下来,“开始吧”收取了数十万手续费。“我咨询过‘开始吧’方面人员,他们说这笔钱应该有项目发起方出,”小刘表示。

张嘉佳:从我的小龙虾馆倒闭路过

而这份由上海高仁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最后有一条:上述已执行的调查程序,并不构成审计或审阅,因此我们不对后附明细表发表审计或审阅意见。如执行调查以外的程序,我们可能得出报告以外的结果。小刘帮我翻译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审计报告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数据准不准,跟我们没有关系。”

众筹平台上黄了的项目其实挺多,但出了这么多问题项目,一个被诉讼纪录都没有,平台还在不断融资。

即使是明星名人发起的项目,也别被情怀忽悠了钱包,别被光环闪瞎了眼光。从包贝尔的辣庄火锅产品造假,到前段时间落网音乐众筹项目宣告倒闭,投资者们真的要长点心。

越来越多的众筹以情怀为卖点,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往往情怀最易博得人们信任,获得投资人支持。而后经营这关并不容易,众筹作为市场一个真实的检验,这就要求发起人在经营上有更多的投入,而不可如张嘉佳这般放任不管。盲目扩张、管理不善、拖欠款项…“卷福”的失败是如此,“落网”的落幕也是如此。

当然,除了经营的合规,还需要平台的合规。这就对众筹平台风险控制能力有较高的要求,开始吧透露,他们的风控团队成员分别来自银行、互联网金融机构、基金公司、律师事务所等机构的风控、审计岗位,在第一时间屏蔽掉非优质项目。

作为众筹项目,资金多少可能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在过程中获得社交和人脉资源或许是发起人更看重的地方。尽管“情怀众筹”并不是众筹中的普遍现象,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创业,缺乏经验可能使得他们做出这样一个选择。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