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 正文

城市综合体过剩,餐饮也过剩了,“人气发动机”还堪当此任吗?

2018-04-12 11:48:37来源:

逛街、吃饭、看电影——曾经是宁波人逛城市综合体的经典模式。然而,不易为人察觉的是,在经历大幅扩张后,宁波城市综合体内的餐饮运营难度正在加大。曾经万能的“人气发动机”还堪当此任吗?

一个城市综合体内超10家餐饮店没“活”过1年

“之前一直光顾的餐饮店,怎么说关门就关门了呢?”对于吃货来说,最难过的莫过于来到想吃的餐饮店门前,却发现店铺已经关门或易主了。

上周末,在宁波文化广场接上了刚上完乐高课的女儿,胡女士想起去年年底在东部银泰城吃过的一家东北饺子馆“春上名饺”,于是驱车前往,打算中饭就在这里解决了,之后再去博纳影城看场《冰雪女王3:火与冰》。未料到的是,这家印象中的饺子馆已经关门大吉。

胡女士所提起的这家“春上名饺”,位于东部银泰城四层417铺位。在楼层导航牌上,“春上名饺”还在列。不过在店铺外围,已经围起了装修围挡。一位进出装修围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春上名饺”确实已经停止营业,不过铺位并未转让,目前正在原店址装修的是一家川味火锅店,与“春上名饺”是同一个老板。

“春上名饺”并非个例。昨日,记者在东部银泰城逛了一圈发现,在这个开业还不满一年的城市综合体内,餐饮业态占比较大,品牌更换频率不低。

在三层一家名为Miss宋的抹茶甜品店外,记者看到店内照明全关,空无一人。入口处简易地拉着一条拦挡,一张A4纸上“店铺升级、暂停营业”几个字简单地向顾客告知了闭店这一信息;四层的本土餐饮梅龙镇也同样店门紧闭,其隔壁的另一家本土餐饮品牌石浦闹海记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今年春节假期之后,东部银泰城的这家梅龙镇就没有开门营业过;在原“春上名饺”的对面位置,“串串店”艳遇成都近期刚刚重新装修完开业,在此之前,这家串串店是一家披萨店。

四层是东部银泰城餐饮最为集中的区域,三层也分散布局有不少餐饮品牌。仅在这两层,关门后正在重新更换品牌装修,或者暂停营业还未更换品牌的店铺,已经超过了10家。

餐饮比重超三成的城市综合体比比皆是

城市综合体内的餐饮为何会面临这样的困境?“综合体过剩”导致综合体内的餐饮过剩,被业内认为是根本原因。

去年5月,市商务委在《宁波市中心城商业网点专项规划》(2005-2020)中对宁波城市商业综合体进行了一次“摸底”。按照发达国家成熟商业市场的标准,人均商业面积1~1.5平方米最为合适。根据实施评估,截至2015年,宁波市人均商业面积为2.3平方米,人均大型零售商业网点面积为0.7平方米。

“可以说,随着城市综合体过剩,餐饮也过剩了。”宁波餐饮业与烹饪协会秘书长邵飞坦言。

除此之外,城市综合体内餐饮业态的大幅增长,更加剧了僧多粥少的局面。餐饮作为吸引客流最直接、最快的业态,近年来在城市综合体内的占比可谓增长迅猛。

“过去,城市综合体中购物、餐饮、娱乐业态的占比通常为7:2:1,而现在这个比例已被打破,变成了5:3:2。也不排除个别项目因硬件条件、周边环境、客群等因素而提高餐饮业态的占比。”宁波市商务委有关人士分析表示。

当线上商业迅猛发展,挤压了服装、百货等业态的生存空间后,餐饮被城市综合体抓来扛起了“大旗”。甚至有说法称:如今的城市综合体可形容为舌尖上的综合体,是吃出来的。

同样以东部银泰城为例,除了在负一层设有较为集中的餐饮区域外,其第四层基本全是餐饮品牌。除此之外,东部银泰城在其他各楼层也分散地设有多个餐饮品牌。据不完全统计,东部银泰城的餐饮品牌多达近70家,其餐饮业态的占比在30%左右。

餐饮品牌同质化加剧了客群稀释

让宁波不少餐饮人更担心的是,当越来越多的城市综合体把餐饮作为主力招商目标时,餐饮业态是否会成为继服装、影院后,又一个即将面临同质化的“重灾区”?

林女士的孩子今年4岁,她告诉记者,孩子会走后,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宁波各个城市综合体“报到”,热门餐馆也基本吃遍了。林女士的感受是“随便去哪个Mall,看到的、吃到的都差不多”。

“热门菜系比如江浙菜、川菜、粤菜,热门单品譬如火锅、牛蛙、龙虾、烤鱼,还有网红饮料、简餐等,这样的搭配几乎是每个城市综合体的标配,而每一类热门菜系或单品中,人气餐饮品牌一共也就那么几家,每个城市综合体都在争夺这些自带流量的人气品牌,餐饮同质化怎么会不愈演愈烈呢?”邵飞坦言。

餐饮业进入门槛低、易山寨也使得同质化情形更为严重。

大渝火锅可以算得上是网红火锅了,从去年进入宁波以来就引发了一股川味火锅热。谈起综合体内的餐饮经营之难,大渝火锅宁波地区一位李姓负责人坦言“易被模仿”是目前发展中的最大困扰。

“对于新进入者,有成功的模式在先,模仿七八成就可以打个新招牌,开门揽客,试错成本低。但对于整个川味火锅餐饮品类而言,肯定会加剧同质化竞争,如果是开在同一个综合体内,不管对于老品牌,还是新品牌,客群都会被稀释。”

“周末经济”现象明显经营成本高企

与此同时,城市综合体里的餐饮普遍面临运营成本高、盈利难的问题。

“餐饮生意不好做。现在在城市综合体里开的餐饮店,亏的比赚的多。这几乎已经是普遍现象,即便是在一些人气旺盛的热门商圈。”宁波一位餐饮界资深人士坦言。

贴阁碧金姓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家200平方米的门店(开在综合体内)为例,以平时(周一-周四)客流量150-200人次、周末(周五-周日)客流量400人次、人均消费50-60元计算,我们做过测算,平时的餐点要坐满、周末的餐点要翻两台,才能保证盈利。”

“周末经济”明显也加剧了综合体餐饮的经营难度。连日来的餐点时间,记者走访我市几大城市综合体发现,餐饮经营冰火两重天,周末的时候不少店都需要排队等位;而在平时,那些即便周末要排队的店也面临顾客稀少的情形,到了下午1点就关门打烊了。

“极其不稳定的生意带来的是员工管理、营销、出品等一系列平衡性的问题,这对于成熟的专业餐饮运营团队来说,还能较好地去平衡;但对于不少一头冲进餐饮的新人来说,能撑下来的确实不多。这也就导致了综合体内餐饮品牌频繁换脸的现象。”邵飞告诉记者。

“不少餐饮品牌为了维持平时的基本人气,大量依赖低价团购和打折活动,利润一再压缩,而综合体内的租金、物管等费用较高,再加上近年来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上涨,这种低价销售的经营方式,几乎可以算作赔本销售了。”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