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母婴呵护 > 正文

「小豆苗」前半生diss儿子难养,后半生担心儿子被抢

2018-03-26 11:22:25来源:

原标题:「小豆苗」前半生diss儿子难养,后半生担心儿子被抢

文章转自胖少女晚托班

标题说的是我本人,绝不是我大方得体善良美丽的婆婆。

妈,我觉得您说的都对。呵呵呵。

九年前,我婆婆是一名伟大的人力资源经理,专管招聘。

所以第一次见父母的时候,我正儿八经地穿上了西装西裤。

按响门铃之后,我和婆婆面面相觑三秒钟,

还没等我开口自我介绍,婆婆就很客气地用夹生的普通话港:伐好意思,阿拉伐需要保险的。

我早说应该穿豹纹吊带见家长的啊!

还好误会最后消除了。

我的婆婆知道了站在她面前这个和她一样温文尔雅的姑娘并不是挨家挨户推销保险的乡下女孩,而恰恰是令她儿子沉迷到不可自拔的都市丽人。

吃饭的时候,婆婆客气而矜持的给我夹菜。

我想吃的是红烧大排、草头圈子和爆炒鸡杂啊,结果送到我碗里的是清蒸桂鱼,清炒虾仁和西芹百合。

我说,谢谢阿姨,我就喜欢吃鱼吃虾。

婆婆欣喜地说,阿拉小田也是从小就喜欢吃鱼吃虾,别的么撒,就是人特别聪明,特别机灵。他要是读书的时候肯用功一点点,剑桥清华随便伊挑的呀。

没考上剑桥只能念建桥的小田尴尬地起身给老母亲灌酒。

婆婆笑眯眯地继续港:阿拉尼子么撒好,就是做事蛮体贴,蛮有分寸,蛮会照顾人,脾气蛮好,蛮上进,蛮老实,蛮守规矩,蛮肯听话,蛮孝顺大人的。

对对对,我绝不能错过这个十全十美,徒手吃鸡的男人——谁他妈会想到几年后他还是喜欢吃鸡——改用手机。

你对我们家的情况还有什么问题伐?人事经理最后问,

没有没有了,阿姨,您家烧鱼放的什么酱油啊,特别好吃。

几周后,我收到了老田家的offer。

老母亲对儿子的迷恋可能始于某天她突然意识到这个与自己骨血相亲的儿子将要同自己渐行渐远了。

她们陷入一种怪圈:前半生diss儿子难养,后半生担心儿子被抢。

儿子是千辛万苦养大的猪,老母亲曾暗暗发誓,这头猪谁要谁拿走,包邮心不抖。然而,眼看他真的走出猪圈,将要拱到白菜的那一刻,老母亲们方寸大乱。

可怕的独占欲和被掠夺的安全感改变了老母亲的记忆,她们忘了儿子无理、倔强、任性、顽劣,在心里认定他多情又温柔,乖顺又敦厚,最重要的是,这世间没有一般女人配得上他。

原来记忆才是这世间最不可靠的东西,它从来不会历久弥新,它像一块黏土,被时间冲刷,失去了本来面目,全凭你揉捏摆布。

而女人,向来都只记得自己愿意铭记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当我精疲力尽生完孩子,气若游丝地躺在病床上,假装自己是娇喘微微,泪光点点的林黛玉本尊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病房里的暗流涌动。

我的老娘和婆婆专注观察着那个毛毛头。

她们其中一方会每隔5秒起身掖一掖毛头的被角,另一方见状也不甘示弱地去动一动毛头的小手指,然后虚情假意地相视一笑。

她们像观察精品店里绝不打折的高级羊绒衫一样观察着这个新生儿。

“阿胖妈妈,你看宝宝鼻子好挺,跟我们家小田一模一样哦。”

“小田妈妈,你看宝宝皮肤白哇,跟我们阿胖小时候一样的。”

“呵呵呵,人家说小辰光白,长大了要变黑的呀。你看看宝宝的头发,又黑又密,小田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小田妈妈,我看小田现在头发倒是少了,呵呵呵。”

“呀,囡囡怎么哭了啊,哎呦,哭起来倒是和阿胖一模一样的,哈哈哈,滑稽的来。”

婆婆对儿子的迷恋将伴其余生。

孙子走路走得早,那是儿子遗传好;

孙子开口开的快,是我儿子真不赖;

孙子英文说的溜,是我儿子特优秀;

孙子学习开了窍,是我儿子很会教。

至于那个十分幸运得到她全家垂青的媳妇的DNA也起到了一点点作用:

“阿拉尼子小时候很好带的,吃了睡睡了吃,现在这个小宁脾气噶倔,肯定是遗传了伊拉娘。”

文章转自公众号“胖少女晚托班”。胖少女,肥而不腻。怀揣不死的少女心,立志成为有趣犀利的灵魂写手,用文字点亮妈妈们的生活日常。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