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名表 > 百达翡丽 > 正文

“双十一” 一只百达翡丽卖了4200万?

2018-03-21 14:31:27来源:

“双十一”这个日子带了一点魔性,祖国人民这边忙着网上购物狂欢。而地球另一端,瑞士日内瓦,几个重要的拍卖会也扎堆安排在这一天前后。两年一次的Only Watch 慈善拍卖11月11日准时揭幕;随后,富艺斯、苏富比和佳士得名表秋拍陆续举槌。

拍卖行虽是竞争关系,但扎堆有扎堆的好处,买家们这个星期在日内瓦住下,把好货一口气收完。

这一系列拍卖会中,无疑Only Watch最受关注。

摩纳哥皇室的参与,拍卖款的慈善用途,十几年的发展让Only Watch成为表坛新盛事。

而百达翡丽,无疑也是这几场拍卖的热门话题之一。

尤其是Only Watch钛壳ref.5208,拍出620万瑞郎天价。

而随后在富艺斯秋拍场上那只白金款ref.2497,也非等闲之辈。

一说到拍卖话题,故事总是很多。

这回我们先聊一聊Only Watch,下次另起一篇细说拍场上的天价百达翡丽。

///

Only Watch从2005年开始举办第一届,此后每两年一次。

发起人是Luc Pettavino先生,他儿子Paul早年患上了杜氏儿童肌肉萎缩症。

携带致病基因的男童4岁前发病,肌肉逐渐失去力量,萎缩,最终影响一切正常生活,目前仍无法治愈。

所以Only Watch拍卖所得善款,都捐赠给摩纳哥肌肉萎缩症防治协会(AMM),用于该疾病的医学研究。

慈善拍卖也得到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的协助,一开始同摩纳哥游艇展一起举办。

后来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就独立运作。

十多年来,几乎我们所知道的腕表品牌,都曾捐出唯一表款,参与这场慈善活动。

比如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宝珀、宝玑、爱彼、芝柏、宇舶、万宝龙、伯爵,等等。

当然也有很多独立制表品牌,大家可能没听过,比如REBELLION,RESSENCE,LOUIS MOINET,等等。

献爱心是一方面,随着Only Watch知名度越来越高,参与其中也是一次极好的营销曝光。

如果拍卖价格有什么突破的话,不但新增热点话题,对品牌美誉度也有积极意义。

参与这场慈善拍卖几乎是一箭三雕的好事,不过前提是你得有点料,不然发生流拍的概率也是有的。

每届拍卖会由佳士得、安帝古伦、富艺斯等大拍卖行无偿协办。

2017年是第七届,50件拍品,是历届最多一次,一共筹得善款1000多万瑞士法郎。

///

本届Only Watch慈善拍卖的关注焦点,再次集中到了百达翡丽和帝舵这两个品牌上。

原因无它,上一届他们都创造了记录。

百达翡丽为第六届Only Watch捐赠的三问、万年历、陀飞轮钢款ref.5016,拍得730万瑞郎,创现代表最高价。

2017年这只,带有三问、万年历、单按钮计时功能,与上一届那只在复杂程度上相似。

它也没有辜负众望,以620万瑞士法郎价格成交,合约4200万人民币,再次贡献了本场慈善拍卖一大半善款。

百达翡丽现代表屡屡拍出天价,主要原因是现在古董奢侈腕表拍卖市场行情正火,特别是对孤品的追捧。

而Only Watch从诞生起,就给自己贴上了绝对孤品的标签,对于投资而言,都省去了各种鉴定和包装的麻烦。

只要这个市场还在,百达翡丽名声地位还能继续保持,那这些个Only Watch未来一定会升值。

早两届只拍出几十万欧元的那几块百达翡丽,这几年买家要是拿出来拍卖的话,翻倍肯定没问题。

///

2015年第六届Only Watch,帝舵无疑是明星中的明星,话题性甚至超过了百达翡丽。

帝舵捐赠的这枚启承碧湾一号腕表,拍价约38万瑞郎,是估价的近100倍,成为该品牌历史上最贵单品。

几乎所有人都惊叹奇迹!

毕竟,古董表市场劳力士屡创佳绩,但是作为劳力士集团副牌的帝舵,并没有多少拍卖者追捧。

所以,拍出如此高的价格,有人说是因为那是劳力士集团第一次参加Only Watch,得给足劳力士面子。

今年这只是“左撇子”启承碧湾青铜一号,与两年前那只同样来自潜水表款。

最后仍旧拍出35万瑞士法郎的高价,用数据告诉持怀疑态度的人们,帝舵是靠自己的。

然而理性分析,不管是劳力士因素,还是帝舵品牌及其稀缺属性,这个价格还是高得出乎意料。

///

除了前面百达翡丽和帝舵,下面这几个品牌的拍卖也有意思。

宝珀从Only One时代就参与这个慈善拍卖活动,今年捐赠的是品牌致敬五十噚MIL-SPEC复刻作品。

6点钟位置是敏感湿度指示盘,当有湿气进入腕表,白色部分会迅速变红,提醒潜水员必须返回。

这款现代复刻品获得了53000瑞郎的善款。

无巧不成书,在日内瓦同时进行的富艺斯拍场上,刚好有一只这枚复刻品的原型表。

一只1968年制作的古董MIL-SPEC腕表,估价35000~70000瑞郎成交,后天即将拍出。

不知道这两枚腕表会不会被同一个买家收藏呢?

F.P.JOURNE上一届Only Watch捐赠陀飞轮腕表,拍出55万瑞郎,仅次于Richard Mille,价格第三高。

而今年RM没来,所以F.P.JOURNE这一只追针计时码表理所当然以115万瑞士法郎的价格成为榜眼。

F.P.JOURNE是一个小众品牌,或者还算一个独立制表师品牌,产量不高,以金质机芯著称。

在中国市场好的时候来到北京,开了中国大陆地区的唯一家专卖店,还有了中文名字“儒纳”,或者“尊纳”。

现在市场也不能算差,但显然这个小众品牌并没有很好打开中国市场。

年底前要撤店,所有销售和服务又回到香港。

树大好乘凉。也许将来FPJ还是要加入某个大集团,才能降低渠道成本,更好地开拓市场。这是题外话了。

另外,爱彼的全黑陶瓷壳万年历拍出80万瑞郎,获得探花,是爱彼现代腕表拍卖的新高。

MB&F拍出21万瑞郎,宇舶拍出15万瑞郎,宝玑万年历腕表拍得11万瑞郎,分列五、六、七位。

虽然品牌们都是以慈善为目的。但拍场上的高价记录,都还是品牌们所关注的,毕竟它能传递很多信息。

下一届慈善拍卖两年以后见。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