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 正文

“金钱豹餐厅”已踪迹难觅,创始人被限制出境

2018-03-09 15:11:16来源:

3月8日,“公司深读”获悉,上海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经依法限制其法定代表人李飞出境。

法律文书显示,本次导致李飞被限制出境的原因为一起经济纠纷,疑似金钱豹拖欠上海建筑装饰集团申兴装饰工程公司101.33万元款项。而这一负面消息,也是陷于经营困境中的金钱豹餐厅的最新动态之一。

踪迹难觅的“金钱豹餐厅”

公开资料显示,金钱豹创立于2003年,是高端自助餐连锁企业,其母公司为Nice Race集团,而在香港上市的嘉年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为后者控股股东。

近年来,金钱豹餐厅屡屡被传经营不善、门店关门的消息。2017年7月,有媒体报道,北京最后1家金钱豹自助餐厅停止营业,随后上海的餐厅也宣布关门结业,“留下一堆被拖欠3个月工资的员工,和充值金钱豹储值卡的顾客”。

而根据嘉年华国际发布于去年9月的中期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嘉年华餐厅的餐饮业务收益约为1.20亿港元(折合9700万人民币),主要来自“金钱豹”餐厅的运营。去年同期,集团餐饮业务收益为2.61亿港元(折合2.11亿元人民币)。

在财报中,嘉年华国际表示,正就金钱豹餐厅的营运进行优化及改进工作,并剔除若干产生亏损的餐厅,专注于改善可盈利的部门。

到2017年底,一纸公告宣布了嘉年华国际对金钱豹餐厅的“放手”:12月22日,嘉年华国际公告称,已将金钱豹餐厅母公司 Nice Race Management Limited的股权出售给 Basic Astute Limited。交易公告披露,金钱豹2015年税后亏损3.1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57亿元),2016年税后亏损7896.70万港元(折合人民币6391.48万元)。

公告还披露, 截至2017年11月30日,Nice Race Management Limited的净负债为约人民币7.12亿元(相当于约8.41亿港元)。

目前,金钱豹餐厅的网站已经无法打开;嘉年华国际的官网上,集团项目一栏的二级菜单中并无金钱豹餐厅的身影,仅在二级菜单之内,列出“中国领先自助餐及宴会形式连锁餐饮集团,于2003年成立,总部位于上海。业务包括:百汇、婚宴、会议、外烩等“作为介绍。

而据媒体报道,在2017年7月时,嘉年华国际的官网还留有介绍语称,截至2016年12月31日,金钱豹品牌拥有13家餐厅和逾1100名员工,餐厅分布于中国7个一、二线城市,覆盖7个省市,其中包括位于北京的4家和上海的4家餐厅。

嘉年华国际正处于亏损之中。2017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嘉年华国际归母净亏损为2.06亿港元。目前,嘉年华国际的股票处于停牌状态。

李飞名下多家企业列入强制被执行名单

工商资料显示,李飞共担任17家企业的法人、1家企业的股东以及20家企业的高管,业务范围涉及餐饮、投资咨询、进出口及房地产等。

其中,多家公司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例如,上海徐汇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曾因劳动合同纠纷等被当地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另外,其下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北京空港富视国际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3月8日,“公司深读“试图在公开资料中搜索李飞的信息,并无发现。

而在2017年6月,北京、上海的等地的金钱豹门店关闭后,据媒体报道,曾有供应商曾前往上海金钱豹总部讨要货款,并提出董事长出面对话,在近半个月的时间里,供应商们始终未能联系到李飞本人。

2017年7月,澎湃新闻曾报道,金钱豹多名工作人员提到,该公司内部存在管理混乱,部分分店领导涉嫌“腐败”,再加上前任领导激进推广“预付卡”,导致了今日的困局。

(法院于今年2月27日作出的仲裁显示金钱豹已无资产可供执行)

“公司深读”查询法律文书网获悉,金钱豹餐厅至少涉及28起劳动和人事争议,以及多起劳动纠纷仲裁。仅今年2月,金钱豹便涉及8起仲裁。在其中一份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做出的裁定中,法院终结了一名曾在北京金钱豹餐厅工作的职工申请的强制执行程序。这名职工曾于2017年10月向本院申请执行,要求被执行人菏泽一家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给付人民币1.05万元及相应利息。

仲裁书中法院称,经查询发现,被执行人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房产及车辆登记信息,无对外投资及分支机构,因此,将被执行人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终止了本次仲裁的执行程序。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