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服饰 > 正文

春运车票难买?艺术车票赶紧抢!

2018-02-12 08:47:10来源:

Fabian Oefner《Disintegrating》系列作品

  春节临近,回家的机票火车票变得异常难买。火车、飞机、汽车、摩托车甚至是自行车都加入了春运大军,为了春节的团圆,稀奇古怪的交通方式各显神通。其实交通工具不只是“缩短”世界距离感的工具,也可以是艺术品。

  小车与大师

杜尚和他的《现成的自行车轮》

  共享单车的风潮再一次将中国带回“自行车王国”的记忆。普通人骑车穿越大街小巷,艺术家用自行车轮的转动带动现代艺术发展。 杜尚换了一种眼光,将自行车轮圈固定在板凳上,在光影投射下显示出独特的几何图像。

毕加索的《牛头》

  就算面对满大街眼花缭乱的自行车熟视无睹的人,见到毕加索的改造也会惊叹得直拍大腿。他将自行车座和车把手变成了倔强的牛头,一种最简单的组合摇身一变成为了最传神的西班牙精神象征。

达利《Clothed Automobiles》

  对比将自行车大卸八块的两位,鬼才达利则可以说是爱车狂魔,他常用汽车作为自己艺术作品中的元素以表达热爱。 达利曾在《Clothed Automobiles》中为座驾“定制华服”,达利美术馆中庭的《Rainy Taxi》更是浓缩了他美好的记忆与情感。

达利与《Rainy Taxi》

  这一装置艺术作品所使用的车辆曾经陪伴达利夫妇游历美国东西海岸,爱妻去世后,达利甚至将其安放在后座带回家安葬。如今,每当人们投入一枚硬币,汽车座舱内就会下起雨来。艺术家的情感注入了交通工具,使其获得了永恒的生命力。

安迪·沃霍尔《银色车祸(双重灾难)》

  爱车的达利看到安迪·沃霍尔创作的“车祸”一定心疼不已。曾经历过车祸的安迪·沃霍尔创作了一批相关题材的版画作品,其中《银色车祸(双重灾难)》以1亿500万美元卖出,创下安迪·沃霍尔作品最高拍卖价纪录。

安迪·沃霍尔《绿色车祸(火烧车一号)》

  而他上一幅创最高拍卖价纪录的作品则是2007年拍卖的《绿色车祸(火烧车一号)》,在当年以7170万美元卖出。安迪·沃霍尔的车祸可谓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车祸现场”,就算是限量版豪车连环撞,其损失与这个价值相比,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安迪·沃霍尔《橙色车祸》

  拆解零件,重构艺术

Edouard Martinet《Sardine》(左右滑动翻页查看详情)

  对于大多数汽车零件销售商来说,他们的产品只能用于修理汽车。而对法国艺术家Edouard Martinet来说,交通工具的废弃零件还可以变成动物标本而“活过来”。

Edouard Martinet《Fly》

  在Edouard Martinet创作的小动物身上,其实很难看出汽车的工业痕迹,每一个零件仿佛都是专门打造而成。更令人惊讶的是,艺术家从不使用焊接技术,完全靠螺旋的组装拧在一起,每一件作品都如积木一般可以拆卸。

Fabian Oefner《Disintegrating》系列作品

  如果说前几位艺术家大多数还只是用交通工具的零件进行再创作,那么瑞士摄影师Fabian Oefner则直接拿全车“开刀”的摄影作品看起来更为过瘾。图片上高性能的汽车仿佛在超高速的运动中被瓦解,为了达到这种超现实的效果,每张图片都需要艺术家付出2个月的时间以及2000余张图片的积累才能成型。

Fabian Oefner《Disintegrating》系列作品

  看似真实的摄影作品其实最能欺骗观众的眼睛。Oefner并没有真正下血本去解构豪车,所有的科技感都是通过精巧的手工制作达成的,其背后是细致的手绘脚本、几千个镜头的惊人工作量。Oefner将每一辆车的模型都完全拆除,从车身壳体到最小的螺丝,然后再一个特定的位置一块一块地拍摄,以获得汽车 爆炸 的错觉。

Fabian Oefner《Disintegrating》系列作品

  纵容艺术家的“胡作非为”

  “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须躬行。”对于大胆的艺术家来说,玩玩零件终归是不够过瘾的,探索交通工具的艺术性,还是要真刀真枪地在实体上做文章。

Ichwan Noor《Beetle Sphere》系列

  几十万人民币的车,在印尼艺术家Ichwan Noor这里说揉就揉了。 Noor将1953年款的经典大众甲壳虫做成了球状的雕塑,其可爱的形态被亲切地称为“Beetle Sphere(甲虫球体)”。

  Noor并不是第一次折腾汽车,他曾经将另一辆老爷车变成了正立方体。车迷们也不必为此而心疼,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这一系列的作品售价高达88000美元,艺术赋予了交通工具更高的价值。

Ichwan Noor《Beetle Sphere》系列

  也正是由于艺术赋予普通交通工具更为丰富的意义,各大汽车品牌也乐于与艺术家合作,增强企业文化。中国艺术家曹斐就曾与品牌合作创造了第一台数字艺术车,深入探索了中华文化数千年的发展历程,向亚洲古老的精神智慧致敬,她用数字艺术创造了一个平行的宇宙。

曹斐数字艺术车

  著名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大卫·霍克尼、杰夫·昆斯、草间弥生等也都与汽车厂商合作进行过交通工具的艺术改造。

  以永恒的运动通向未来

  春运回家过年,是呜呜鸣笛的火车将思念带回家乡;异乡求学、外出打拼,也是交通工具的运动带着年轻的心通向未来。

未来主义代表艺术家贾科莫·巴拉笔下的《Car》

  不仅是归心似箭的游子渴望瞬间转移的高速,未来主义者也渴望表现运动。 在画布上重现的情节,不再是普遍动力凝聚下来的瞬间,而是动力感觉本身。在运动中的物象不停地变化着自己的形态,不断地奔驰,仿佛要冲破二维的画面。

贾科莫·巴拉《抽象速度+声音(Abstract Speed + Sound)》

  在意大利制造汽车仅仅十年历史之时,巴拉就热衷于探索赛车运动,特别是被未来主义者称为“比胜利女神更美妙”的速度。 在《抽象速度+声音》中,他展示了汽车从大气中横穿而过之后的环境变化。

大卫·歌诗坦《都市》系列

  如果说未来主义的运动过于抽象,那么以色列艺术家大卫·歌诗坦的作品则更像是一场都市运动会的再现。

大卫·歌诗坦《都市》系列

  《都市》中的人们或骑车、或开车,穿梭于茫茫人海。现代都市人快节奏的生活状态于“剪切式雕塑”中立现,高速的运动只留下视觉暂留的彩色动势。

Ido Yehimovitz《Ze Future》系列

  人类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到现在的火车、汽车,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着。对于艺术家来说,目光放在未来才是创造的源动力。

Ido Yehimovitz《Ze Future》系列

  以色列插画家Ido Yehimovitz大胆地设想了未来的汽车,天马行空地将汽车与飞行器相结合。达·芬奇的交通设计稿在百年后成为现实,也许有一天,Ido Yehimovitz的设计也会走进我们的生活。到那个时候,人们便真正不必再为春运抢票而烦恼。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