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 正文

我的餐饮梦,死于一纸修路700天的通知

2018-02-12 08:47:10来源:

“我所有的餐饮梦,死于一纸修路700天的通知。”

干餐饮的死法有很多种,而最悲催的一种,莫过于“死于非命”。

门前道路一修几年,至今未交工,从曾经的“餐饮一条街”的覆灭,听听身在其中的人都经历了什么,有哪些泣血忠告……

尽管有餐厅为了生存,在防护网打广告、直播施工玩互动,倒逼自己找到新的运营模式,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修路对周边商家的影响确实是致命的。

辛辛苦苦干几年,一旦店面被围起来、顾客进不来,餐厅就等于被判了“有期徒刑”,有时甚至是“死刑”。

在郑州资深餐饮人张春云的印象里,农业路上餐饮风头正劲的时候,东起中州大道、西至沙口路,不到10公里的距离聚集了本地最火爆的餐饮品牌。

在2010年之前,郑州市农业路曾是本地最受餐饮业青睐的一条街。周边有机关单位、中高端写字楼、大型购物中心、大学等等,人群聚集、消费需求旺盛,不少餐饮品牌从这里起势。

路越修越宽,桥越架越高, 但沿路餐饮却“生死未卜”

但是……

自2013年末,农业路被规划为城市快速路的消息传开,沿街靠路的各类商家陆续接到拆迁通知,4年漫漫修建,让这条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过头看,这条路上的餐饮人说……

1

开店5年“偶遇”3次修路,客流腰斩无奈撤走

讲述人:刘嘉华韩风源品牌负责人

驻守时间:2011年至2015年初

德宝御香苑是郑州第一家肥牛火锅,位于农业路经五路交汇处东南角的一栋楼,2011年正式营业。整栋楼经营面积有7000多平方,一楼做韩风源料理,二楼是肥牛火锅,三四楼是川菜和火锅的包间,五楼是茶社。

据刘嘉华回忆,在农业路的5年里,一共遇到过三次修路。第一次是开业后不久,修路修了三个月。第二次是2013年铺设地下管道,修了一年多。2014年末,又传建高架桥的消息时,德宝集团决定“搬家”。

“修路对门店运营影响太大,不只是没地方停车,顾客进店不好走那么简单。”刘嘉华说,铺管道那次,店前路面被挖开,土就堆在门口。开修后进店的顾客少了五六成,而且每个人走进来都是一脚泥,顾客不满意不说,地面更是一片狼藉。店里的清洁工作量明显增多。

“清洗地毯地垫地推套,比修路之前多了几倍,可门厅大堂还是一层土,赶上圣诞新年和婚宴包桌,刚布置好的装饰,一会儿功夫就灰蒙蒙的。别说顾客,我们自己看着都不舒服。”

下雨天更麻烦,施工方怕地下管道的坑里积水,特意用土围上,积水倒灌进沿街店铺里,“我们店的地势略高一点,水进来的不多,就安排了员工不停地往外扫。”刘嘉华说,大家组织起来跟施工方也抗议过,但无济于事。

而相关部门的赔偿金都给了业主,租户是一分没有的。苦撑了三个多月,“新家”筹备就绪,德宝毫无留恋立即撤走。

2

坚守3年赔了600多万,感觉身心被掏空

讲述人:阿铿音乐咖啡餐吧老板

驻守时间:2014年至2016年中

2014年,阿铿在农业路政七街交叉口开了一家音乐咖啡餐吧。不临街、不靠路,位置虽然不显眼,但阿铿想“闹中取静”,用“高逼格环境+餐+咖啡+电影+K歌”的新形式吸引顾客。

刚开业一个多月,要拆迁扩路的消息突然而至。

阿铿得知,他家前面那栋临街小楼也在拆迁范围——这也就是说,扩路之后,自己原本不临街的店会临靠主路,门前还有一片停车场。只要坚持过修路这段时间,餐厅曝光度和客流肯定会增多,再做做营销推广更会事半功倍。“当时觉得修路对我们是好事,就开开心心等着开工”。

然而,事实并非想象中那样美好。农业路越来越堵,然后又传来将修建高架桥的消息。周围的店家都觉得这次修路至少得两三年,不如早点撤走。

但阿铿舍不得,这家店他亲力亲为,“前期设计、装修、宣传都花了近两百万。就这么走了,这些钱等于白扔了”。

接下来的两年里,阿铿努力只做一件事:“想办法让顾客上门”。举办各种活动;什么品类火爆就卖什么。周边写字楼多,阿铿还让厨房做盒饭快餐,用保温车推到写字楼门口卖午餐。

“那两年看到哪里人多,就想把人拉到自己店里吃饭。”折腾了两年,阿铿赔了600多万,“钱还好说,主要是心累,觉得自己再也折腾不动了,真累。”

3

因有前车之鉴,退掉半年预定订单

讲述人:岳瑞晓一景新概念酒楼原总经理

驻守时间:2009年至2015年4月

一景新概念酒楼是郑州农业路上最有名的主做宴请的餐饮店之一,开店早,环境、菜品、服务的口碑也好。

2014年农业路店接到通知,说因为扩路,需要拆迁。“虽然不拆我们所在的大厦,但农业路修路的消息,让大家会有意识地绕行,旁边做散客生意的饭店很快就几乎没人进店了”。岳瑞晓说,一景虽不依赖散客进店量,但因为修路,人、车都不方便过。

“当时已经有了陇海高架修路的先例,修了3年,沿路餐饮倒了不知道多少家。所以我们也有心理预估,不可能熬到路修好的那一天。”

随着修路的推进,农业路的通行越来越不方便,岳瑞晓和管理层商议之后,主动跟预定客户联系、说明情况,一家家退掉很多提前半年的订单。

岳瑞晓说,他们关店后,旁边生意不错的金岛、菜香圃也都陆续闭店了。

2015年4月,一景新概念酒楼农业路店正式撤店。

修路结束、市场已变,重新开张=新开

讲述人:朱先生农业路某餐厅负责人

驻守时间:2008年至2015年

朱先生是农业路某中高端餐厅的运营负责人,因菜品、服务出色,生意一直不错。

农业路封闭施工后,朱先生所在的餐厅闭了店。因为公司在其他地方还有店铺,有些设备搬到其他店面,愿意留下的人员也分流到了各店补充。“我们跟房东签的租约时间比较长,关系也不错,房东减免了修路期间的大部分房租。”

如今农业路修建基本完成,朱先生今年年初接到公司总部筹备的通知。

但是,朱先生发现,老店放了两三年,原本的装修、设备老旧都不能用了,现在等于是重开“新店”。而且如今已不是当年“大餐饮”的时候了,公司运营方向和模式也大不一样。老店面积大、成本高,模式也需要调整跟上其他店的节奏,“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筹备‘新店’。”

4

后话:你家店门前遇上修路该怎么办?

原本在农业路开餐厅的邱先生说,当时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身家开店,“模式、环境、菜品、服务等都做到了当时我认为的最好,也有了稳定的客源。封路后只能关店、解散人员。”

随着城区框架的拉大,很多城市在快速发展中扩路、建高架、修地铁,城市建设中无数沿街商户牵涉其中。门前修路,对于商家来说等于挡住了顾客、堵死了经营。

留下,就要面对每天因修路而生的客流、卫生、成本等细碎繁琐的问题。

搬走,对于餐厅,更是一场伤筋动骨的大变动。

对于刘嘉华来说,修路就像是一场“噩梦”,对沿线餐饮的影响是致命的。“有经验的老板,在确定修路后会立刻关店,及时止损”。

目前韩风源开有几十家店,其他店也经常遇到修路的情况。“建文店旁边这两年在修建地铁,不过这家店受影响并不大”。一是因为路面分阶段封闭施工,没有完全封路。二是这家店的主要客群是学生,主要骑车、坐公交到店,没有太大的停车问题。

在刘嘉华看来,满足几个条件的话可以尝试坚持运营:

1、基本明确修建时间较短,且道路不会完全封闭,可以保证基本通行;

2、施工后能有效改善周边交通,有利于增加进店客流;

3、修路期间门店客流能保持基本运营,保证收支平衡。

“这些条件下可以撑一撑,做宣传引流、上外卖提高营收。但如果是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那沿线餐饮只有‘死路一条’。”

在笔者的走访中,好几位餐饮老板不约而同地提到,郑州市更早修建的陇海路高架,修了3年,那条路上死掉的餐饮饭店,多得数都数不清。

直到笔者发稿的今天,郑州市的农业快速路尚未完成交工。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