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母婴呵护 > 正文

和老公亲热完,什么句话无论如何都别说?

2018-02-06 10:31:47来源:

原标题:和老公亲热完,什么句话无论如何都别说?

01:好妹妹

深夜,静默压抑。

女人身穿水蓝色贴身长裙,跪在地板上。

她纤细的腰身像是风中树叶,摇摆不停。

男人逼迫她抬起头,看向一旁的穿衣镜,“说,我是谁?”

秦羽倔强的昂着头,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紧闭着牙关,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斯拉一声,男人暴怒的撕坏了她的长裙,声音越来越冷,“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我这样的吗?装什么纯!”

秦羽终于受不了折磨,每回自己的倔强换来的都是他更加暴怒的屠戮,她忍不住一边喘息,一边小声的说道:“你,你是秦少霆,是我的大哥。”

“呵呵!”身后男人似乎终于满意了,“叫我。”

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秦羽哽咽的哭泣,“大哥,大哥……”

大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秦少霆,秦氏财团的继承人,年轻,俊朗,多金,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秦羽记不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四岁的时候她就被送到了秦家,之后的很多年她没有再见过亲生的父母,从此一直都生活在这里。

直到很长时间她才知道,她原来是秦家抱养的孩子。

她喜欢秦少霆,一直很喜欢的很小心,害怕的不敢让人察觉,他是她名义上的大哥,比她大了整整六岁,可她喜欢他,偷偷摸摸的藏在心底。

四年前,闺蜜若兰的生日聚会上,一向不喜热闹的秦少霆,却当众向夏若兰表白,秦羽的一颗心彻底破碎了,她想,原来大哥喜欢的是自己的闺蜜,秦大哥这辈子都不会是她的,可她又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罪恶,于是她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模模糊糊间闯入了一间房,糊里糊涂的丢掉了第一次,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和秦少霆竟然被恰好赶来的夏若兰捉奸在床,秦羽至今都忘不了,秦少霆一脚将她踢下了床,夏若兰狠狠的扇她的耳光,骂她猪狗不如,骂她是贱人。

再之后,夏若兰伤心的去了美国,她却成为了秦少霆的禁脔。

秦羽默默的掉着眼泪,哽咽道:“大哥,我错了,我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现在知道错了?嗯?要不是你,若兰不会离开我,你恐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吧?我的好妹妹?”

剧烈的声响像是最残忍的酷刑,秦羽支撑不住的头埋在枕头里,默默地吞掉眼泪。

02:别招惹她

秦羽只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她身体里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穿上衣服,哆哆嗦嗦的往外走。

每次秦少霆找她,都会事先给她发一条短信,让她来到他的房间,如果她不听话,他就会残忍的惩罚她,让她痛到生不如死。

秦羽的房间在隔壁,每回,她都像是在做贼,悄悄地来,悄悄地去。

“若兰就要回来了,下周我们就订婚,你别惹她生气,如果被我发现你招惹她,我要你好看!”冷漠的话自背后响起,秦羽身形一僵,他说到就能做到,为了她,他会无尽的折磨自己。

心痛了一下,随后又想,若兰回来也好,也许她回来了,自己就不会再被他这样对待。

“若兰,你总算是回国了,我们少霆心心念念的都是你。”秦家别墅,秦母笑眯眯的给夏若兰添菜,“多吃点,看看你都瘦了。”

秦少霆亲密的在夏若兰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看我妈多喜欢你。”

夏若兰眉开眼笑,“阿姨,您对我真好。”

秦母笑着说道:“你从小和我们家小羽一起长大,又是少霆心尖上的人,我不疼你,疼谁?”

秦羽吃饭的手,微微有些抖,夏若兰是秦少霆心尖上的人,是放在心尖上的呢,自己恐怕是什么都算不上吧?

夏若兰,夏家千金,夏家与秦家是世交,两家人也同意秦少霆和夏若兰在一起,如此不但关系紧密,也可以起到商业联姻的作用。

他们结婚是众望所归。

秦羽默默的吃着饭,不发一言,夏若兰忽然轻轻推她,“小羽,你怎么都不说话,不喜欢我当你嫂子啊?”

秦羽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秦少霆,男人正冷冽的盯着自己,眼睛里的怒气显而易见。

秦羽连忙笑了出来,“不是,怎么会呢,你做我嫂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夏若兰若有所指的说道:“是吗?你发自真心的就好。”

饭桌上的气氛于她来说有些压抑,她中途溜去了卫生间,躲在里面不想出来。

夏若兰随便找了个借口也跟了进去,她关上门,冷笑着,“贱人,离少霆远点!”

秦羽下意识的回道:“他是我大哥,我和他永远不可能的,你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脸上已是挨了一巴掌,夏若兰掐着她的脖子,尖酸刻薄的骂道:“呵呵!我不用担心?你这个贱人不顾伦常,毛都没长齐就敢爬他的床了,要不是我顾忌着少霆和秦家的脸面,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少霆是我的,别在我面前耍花样!”

秦羽半边脸颊很快就红肿了一大片,她愣愣的,不曾想她的对的恨这么深,忙说:“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在你面前耍花样的。”

“哼!”夏若兰收回手,冷笑,“你这样被父母卖掉的人,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给少霆提鞋都不配,他的心里只有我。”

03:订婚

她实际上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孩子,这一点秦羽在六岁的时候,夏若兰就好心的告诉过她了,从那时起秦羽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原来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对亲生父母的印象早已没有了。

只是,如今提起,心底终究无法真正的释怀。

秦羽默默的对着镜子洗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张脸颊红肿不堪,娇嫩的皮肤印着鲜红的掌印,忍不住默默地咬紧了唇。

当她走出来的时候,秦母正笑着说:“外面好像下雨了,今晚就别回去了吧,家里有的是客房。”

夏若兰娇媚的答应了下来,“嗯,都听阿姨的。”

秦少霆打趣,浑厚的嗓音磁性又性感,“睡什么客房啊?我的床大的很。”

秦羽不敢再继续听下去,转身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深了,雨声刷刷直响,她却睡不着了,辗转反侧怎么都闭不上眼睛,秦羽起床来到了阳台上透气,窗帘刚打开,不觉间看到了隔壁的一对身影正在忘我的拥吻着。

心猛的下沉,秦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吓的连忙弯下了腰。

他们睡在在一起了?

她坐在地上,心一阵一阵的抽着似的疼。

秦羽,醒醒吧,别再做梦了,你从来都是多余的,别再做遥不可及的梦!

一周后,秦家与夏家正式结为姻亲,秦少霆与夏若兰在国际酒店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秦羽作为秦少霆名义上的妹妹,这种场合自然是要出席的,她坐在角落里,看着西装笔挺,俊冷不凡的秦少霆挽着一身白纱,美貌非常的夏若兰,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样的场景她曾经天真的幻想过,如今亲眼看着,像是解脱,又些许不舍。

“小羽,你还坐着干什么?快点招呼客人。”秦母推着她出去,笑,“今天是你大哥订婚的日子,你怎么还苦着脸呢?快点出来,来了好多青年才俊,你也长长眼挑一个。”

秦羽忙回过神,笑了笑,跟着秦母一起招呼来宾,夏若兰挽着秦少霆一桌一桌的敬酒,轮到秦羽这桌的时候,夏若兰故意说道:“小羽,我很快就做你嫂子了,我们喝一杯。”那语气就像是她们是最好的闺蜜一样。

秦羽慌忙站了起来,举着酒杯对他们甜甜的笑,“我祝大哥大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话毕,一扬脖子干了一整杯白酒,“愿你们永远幸福。”

秦少霆面色如常,夏若兰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挽着秦少霆去了别处。

“小羽,你脸都红了?没事吧?”坐在秦羽身边的是她的大学同学韩琛,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见着秦羽脸色不好,他关心的问了一句。

秦羽忙摆手,“没事,我……”话没说完,只觉胸口一阵热涌,像是要吐了出来,“我去一下休息室。”

她慌芒跑到休息室,铺天盖地的吐了起来,这一通,仿佛把肠子都要能吐出来了,可胃里依旧是很难受,像火烧的一样。

“勾引男人?”背后突然响起了秦少霆的声音,秦羽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过脸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大,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他不是在外面应酬吗?

秦少霆冷笑勾起她的下巴,“去勾引别的男人?”

04:贱人

秦羽愣了一下,连忙摇头,躲避着,“我,我没有。”

“没有?你当我是瞎子吗?”秦少霆一手掀开她的裙子。

秦羽慌忙的拉着他的手,乞求道:“不要,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呢,大哥,大……嗯!”话未说完。

秦羽慌乱的只能捂住嘴,不让自己发生任何声音。

“你听好了,你要是敢去找别的男人消遣,我一定饶不了你!”秦少霆捏着她的下巴,语气又冷又狠。

他看着她的眼睛,心底怒不可遏,那晚,她像个小猫一样的爬上自己的床。

他推开她,她却抱着他的腰,说什么十八岁了,想要给自己一个成年礼!

他头脑昏昏沉沉,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被下药了!

当时气血上涌,怒火攻心,什么身份都忘了,毫不吝惜的睡一起了。

此后的每一天他就像是上了瘾,现在看到这样一张脸,还是忍不住,尤其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交头接耳的时候。

秦少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本能的驱使自己做下去。

自从夏若兰回来后,他已经一周没有找过她了,秦羽以为他再也不会找自己,可现在,她只觉腰要断了,下身更是疼的她直想飙泪。

不觉间,脑子里忽然想起那天在阳台上看到场景,眼前的男人和夏若兰在阳台上忘我的拥吻,一想到他碰过别的女人,秦羽本能的排斥,双手挣扎着逃离,可却是越挣扎越是被他死死的箍住,一动不能动。

“少霆,少霆你在里面吗?少霆?”屋外,突然响起了夏若兰娇媚的声音。

秦羽脸色大变,拼命的推着男人,可男人却是更加紧密的抱着她。

她忍不住想要尖叫,可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最后一张口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肩膀。

秦少霆顿了一下。

“少霆,你到底在不在?我要进来了。”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夏若兰越来越近。

休息室的门并没有上锁,夏若兰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的打开,秦羽害怕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是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渐渐的脚步声终于还是远去,秦羽绷着的身体瘫软了下来,秦少霆也停了。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女人,“我跟你说的话,记住了,别让我发火!”

话毕,整理好衣衫,又是一表人才的模样,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秦羽蜷缩在地上,只觉身体好痛好痛,忙颤颤巍巍的去了卫生间,她坐在马桶上简单的清洗,却发现下身流出了好些血丝,她忙用纸巾擦。

她收拾好自己后,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对着镜子补了妆,不然这么出去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一切收拾完毕后,秦羽推开卫生间的门准备出去,不想夏若兰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秦羽,你果然在这里!”夏若兰挑着眉梢,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都是经过事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气得大骂,“少霆刚才在这里是不是?臭婊子,狗改不了吃屎!”

……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