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布艺 > 正文

试问哪个女生不想要一个“土酷”(Too Cool)的男朋友呢?

2018-01-24 14:43:28来源:

  此类风格更像是一句脱口而出的俚语,毫无规章,无视礼法,过分任性却丝毫不惧嚣张。更为胡搅蛮缠的,反精装之道而行。

  惹人生瘾的Junk food

  不可否认的是,时尚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新陈代谢,先前为人所追捧的浓妆素裹逐渐淡去,坦然而裸露的“性饱满”时代亦被层叠的面料所覆盖;彼时曾被边缘化的风格悄然兴起,在出人意料之时,风格“垮下来”了;一度精装的时髦客,开始沉迷后苏维埃时代“和”垃圾摇滚乐风的穿衣风格。

  对于此时以成衣加身而笔挺干练的精英而言,邋遢风格无疑是一种颠覆。它有别于以往主流时尚所推崇的任意一种审美风格,更加独树一帜,亦更具偏执。从彼时藏在西装裤角下的风霜感运动鞋开始,到松垮的工装裤,Tuxedo搭配连帽衫的肆意妄为,逐渐演变成现在的整套“无逻辑感”行头加身,直至最近大热的Balenciaga triple s无产阶级运动鞋。

复古外套Ground Zero

  红色背带裤Feng Chen Wang

  白色运动鞋Gucci

  人们对于“规矩”的厌倦打破了时装穿搭的旧规章,而早已站在风口浪尖的(那个)边缘群体,也立图将时尚引领到下一个篇章中去,开始尝试颠覆长此以往占据统治地位的精英审美。

  显而易见,Demna Gvasalia的第一个Blenciaga成衣系列是一股浪潮、始作俑者以及惊诧众人的先驱。如果说早前Vetements的街头式后苏维埃时尚复兴似是一类宣告,而此时的Balenciaga无疑是一系列侵略了。于2016年发布的Blenciaga 2016秋冬成衣系列以“摆脱规规矩矩穿衣”的姿态,将一系与精致无缘的单品以更加玩味的mode,或披肩,或系袖融入些许街头感的T台Look中,塑造了一系列游走于世俗边缘的后苏维埃Fashion Folks形象。

Martine Rose 2017秋冬系列

Y/Project 2017秋冬系列

  从一开始,Vetements 就代表一种观点,一种态度,它或许不是前所未有,但绝非空穴来风。而此类风格之于Blenciaga而言更像是多种亚文化交汇,并经过编排重新演绎的曲子。

  Gosha Rubchinskiy亦作为这一类“邋遢风格”的代表,相较于Demna Gvasalia所重塑的Blenciaga,Gosha式风格呈现更加得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受后苏联“垮掉的一代”风尚指引,Gosha 在单品的设计与用色上更加拘泥,试图还原人们在成长边缘的某个回忆,而非徘徊于更当代化的重新解读。设计师所描绘的风格轮廓昭然若揭:抛弃衣衫笔挺,时髦的跨度直指愤世嫉俗。

Balenciaga 风头尤胜的Triples Daddy Runner

  同样的框架下,品牌Jacquemus时而显露出的凌乱感却精致许多。同样以世纪交替期的着装画风作为行文,Jacquemus偶然的凌乱感中依旧夹杂着礼法,些许反差才惹人欲罢不能。

  在这之后,诸如Y/project、Martine Rose等品牌也悄然兴起,为广大人群所接受。这些品牌并不像一类“后苏维埃时尚品牌”那样一味追求颓废的形式感,转而以此为基础,在系列中的部分单品上添加诸如刺绣、泡泡袖等贵族化时装元素,有所反差。

  近来,一度宣扬绝伦极简感的设计师Raf Simons也受到这股浪潮的感染,他所执掌的第一个Calvin Klein系列中掺杂着此类风格的影子。而品牌Raf Simons 的2018春夏系列更是展现一种边缘化的“国境线集市风格”,更为宽大的渔夫帽檐与夸张的漆皮水手靴,衣服远离常规般从模特的肩头滑落,Raf毫不避讳地描述了此番与众不同的景致从何而来。

  “很多往事我们都试图将其重现,根本不必究其成因,却有不同的方式断章取义;来自过去的‘垃圾摇滚乐风格’思考,有一点新浪潮,加之朋克态度,将诸如此类的边缘文化杂糅到一处,做出另一种不为‘审美’所容纳的态度。”先不论消极可否为一种活力,而人群对此的共鸣却一如既往理所当然。

设计师Demna Gvasalia与Balenciaga 2017春夏系列

  此时此刻,从时装周的街拍客身上再难见到不失条理的造型,当人们腻了,也就变得更为随意,曾经的更为突出也逐渐向平庸走去。我们都难以抵挡对于街边小食的痴迷,更热衷于看到它换上昂贵的包装,被更为巧妙的工艺感所重塑。

  复制过去的时尚,设计师们不约而同选择了一种更为练达的方式呈现,“邋遢风格”抢滩时装圈主流,实为一种对往昔华服论调的逆反。当造型感统统垮下来,便是一股思潮。

  后现代嬉皮士与缄默的90年代

  “邋遢风格”源于90年代的后现代嬉皮士群体,举棋不定的90年代重塑了一系列风格上的老生常谈,集各个年代的经典元素之大成的同时,却形成了更为漫无目的地偏执画风。

  工业时代晚期的颓势携来自华尔街的暴风雨,正宣告泡沫经济的破碎;世纪末的大时代背景下,积压已久的危机初显;初见雏形的IT产业带来变革,再而三地掀起对世代交替的恐惧。

Raun Larose Fall 2017

  彼时的人民娱乐尚不发达,兜里揣着几枚铜板的年轻人高举啤酒瓶,游离在西方社会的巷尾旮旯。时代化身为不安,促使徘徊在街头巷尾乃至电子游戏厅的边缘人群将从救济站领来的旧衣庞杂裹身;不安的种子萌芽,化为一群时尚异见者,无所事事的人群更热衷用仅有的几件成衣反复折腾,带有实用目的地把一整个衣橱拗弄在一起。

  这些忤逆传统却不愿接受改变的群体,在思想上逐渐与主流背道而驰。从风头正胜的地下俱乐部时尚到深巷中交易的帮派风格,这群人身上混杂有各种类型的单品,当时亦有不少设计师从中汲取灵感,给予稍显僵化的时装模式反叛的一击。

  90年代初期的“邋遢风格”更多地杂糅了Vivienne Westwood所引领的朋克时代,John Galliono便是其中一例。那时他还未沉迷浓墨重彩的中世纪腔调,其中1993年的成衣系列更是肆无忌惮的表达了自己对这种巷尾风格的戏谑;时装行文间融入不同程度的荒唐,电子乐感的发型以及更为“垃圾摇滚”感的胸衣,地下disco俱乐部风格的皮裤、rave时代的时装轮廓逐一罗列;荒诞的风格比起街头的后现代嬉皮士,更加戏剧化且包含高级时装的脉络。

Raf Simons 1999年春夏系列与2000年秋冬系列

  设计师John Galliono

  而1999年的Dior高级定制系列实为此种思潮的巅峰,大面积漆皮质感的运用,无数的纱织面料层叠其中,杂糅的邋遢风格在世纪末哼出呓语,愈加“离经叛道”。从近期Galiono所执掌的Maison Margiela高级定制系列中,依稀探得此种风格的影子(非常规穿法的单品设计以及半开半掩的大衣);而在个人穿衣风格上,John Galliono已是众所周知的“邋遢风格”代表人物了,不仅留存在他的日常街拍照中,还融于其日常的谈吐中。

  同样于世纪末,Raf Simon在千禧年间发布的几个系列也深陷于“地下派对”的错乱感中。突出功能性的服装单品(羽绒服,空军夹克等)好不规矩的穿在从街头巷尾发掘而来的素人模特身上,尽可能地在短短几分钟的秀场上还原一系边缘群体最真实的面貌。

  在这一点上现今的Balenciaga,Vetements等品牌一直在效仿同样的行为,毕竟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脱力感DNA是标准的模特所无从还原的。

橘色运动服Lost General

  黑色风衣Miaoran

90年代男装风格

  彼时的“邋遢时尚”在风格上未成定数,集各家的特点,也不曾推举出几个标志性的潮流单品,从“没有风格”转而成为一类风格定性。这类风格在当时的簇拥者-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显然未曾料想自己的周遭会被时装设计师抬举,而登大雅之堂。

  而在现在的时髦客身上,垮下去的look却不显颓靡,只是继承了当时“寻衅滋事”般的嚣张。

  半荒唐的衍生剧

  长久以来,邋遢风格向来存在于喜剧舞台上,却与如今的风格大相径庭。1969年10月5日,当五个英国人和一个美国人第一次胡言乱语般穿着任性而为的衣着出现在电视媒体上时,整个英伦都为之讶异。从这天开始,在之后短短的四年间,“Monty Python”及其六位成员的名字通过《Flying Circus》这套空前成功的荒诞喜剧节目,很快成为了英国现代文化的一个标志。

英国喜剧组合Monty Python独特的穿衣风格是现今品牌的风格参照。

  也正是从《Flying Circus》开始,“Monty Python”逐渐为世界所熟知,而这些荒诞派喜剧演员“反其道而行”的反讽式穿衣方法在当时一度饱受时尚界的抨击。却在此后的2016年,他们独特的幽默式着装却重新回潮,开创了一种被全世界广泛效仿和套用的风格雏形。

  80年代末,一群人应证了当年这群喜剧大师的反讽。当时东欧国家混乱的政治局面中,他们或刻意加身同样风格的衣着,每晚聚集在一起,在磁带与酒精的簇拥下舞到天亮,尽管这种过度纵欲的行为给人一种颓丧感,作为一款异见,也依旧是以自己独到的行径向主流群体竖起中指。

  而早在19世纪20年代,法国哑剧大师Marcel Marceau就为“邋遢风格”奠定了基础。他标志性的“层叠穿衣,却依旧衣不遮体”被现今的Hood By Air广泛套用。仿佛被岁月蹂躏的破旧款皱礼帽在前些年还一度跻身热门时髦单品。90年代的后现代嬉皮士在风格上不知是否从中有所摄取,而这毫无疑问确是如今“邋遢风格”被遗忘的前身。

俄罗斯的边缘群体gopniks

  而现今的“邋遢风格”更多地杂糅了帮派街头元素,当你看到的长到腿的袖子、不对称休闲服、拼接牛仔裤、人造皮毛、恶搞大众消费品logo的T恤卫衣等很“垮”的街头元素都是对此的诠释。昂贵的价格标签下,是同样脱胎于当年的“无业游民群体”着装,拼叠的角料、反人体结构的款垮裤形却默默摄取了当年无产阶级匠人们的谋生装束,用逆向思维审视了一贯的潮流定性。

  需要工作的人与不需要工作的人,同时还有无法工作的人及渴望工作的人,他们的着装ID在潮流中互相转换,融入彼此,这也拼凑出现在这件价值不菲的奢侈品牌“流浪汉卫衣”。

20年代的喜剧大师Marcel Marceau与歌手Pharrell Williams的着装风格如出一辙。

  从2013年走红的Raf Simons复古款“旅游鞋”开始,到之后大热的Valentino rock系列runner,潮流人士接纳运动鞋仅仅还只是个开始,那时的设计还留存有精致曼妙的影子;直至后来的Vetements及Balenciaga daddy runner泛滥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在几年前踩着手工定制款loffer的老派时髦客的眼中,是难以估量的,特别是(在过去被以此类单品作为主打的人群所打搅到的)旧派精装分子。邋遢风格就像是一个青少年,鲁莽而冲动;时尚圈输起“年轻化”的血袋,这其中或许有几番误解,但从好的方面来看,这也为时尚的新陈代谢拟定了新的蓝图。

  一直以来流传着一句相当具有讽刺意味的格言,“你终将成为自己所讨厌的样子”。听上去虽然荒谬,可是时尚圈的长此以往似乎印证了一部分现实。当年被时尚圈群起而攻的嘻哈风格开始让无数时尚人士趋之若鹜;脱胎于喜剧发扬自“瘪三”而常见于流浪汉的种种邋遢风格单品也逐渐得到了主流时尚人群的认可。

  当然,这一切与最初的那样相比显然变换了腔调,价格变得更趋向于高端消费群体。这背后除却时尚一贯的潮流更替规律及社会思潮的转变,更多的是人们审美上的不断偏移。

  编辑·郭琪|文·Pippi Kong|摄影·李全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