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 正文

黄太吉子品牌“斗店”涉嫌商标侵权,可能会面临整顿

2018-01-11 17:54:20来源:

1月8日,名为白帽子联盟的作者在微博爆料称,黄太吉(即畅香利泰(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餐饮服务商“斗店”品牌商标并未在商标局数据库执行录入,且在未注册的情况下就发布了品牌与APP,使“斗店”品牌处于商标法未保护状态,从而提高了商标的使用风险。

对此,时间财经联系黄太吉相关人员,他向时间财经表示,目前“斗店”商标已经申报完毕,接下来是漫长的审核期。当记者进一步追问具体的申报时间,对方已不再回复。

白帽子联盟则对时间财经表示:“因长期关注商标注册领域,因此发现斗店商标未受保护,发此文只是想提醒黄太吉团队。”

商标意识薄弱恐将被侵权

据了解“斗店”APP是黄太吉内部裂变出来的一家独立的移动互联网内容服务公司,将聚焦全球探店和乙方严选服务,通过付费订阅的形式服务于注册会员,并于12月27日上线。随后“白帽子联盟”发现其“斗店”商标并未在商标局执行录入,“斗店上线过于仓促,有可能被其他商家抢注,黄太吉将不能继续使用该商标”。

白帽子联盟进一步向时间财经解释,一旦“斗店”商标出现侵权纠纷,有可能会出现APP将被下架,微信公众号等网络平台无法注册,以“斗店”为名的门店将无法挂牌经营等情况。

同时,“斗店”目前已获得知名星座自媒体博主“同道大叔”蔡跃栋、新希望六和旗下永智创新的天使轮投资,因此,极有可能会影响天使投资者对品牌的信任度,存在潜在融资风险,甚至出现商标投资人抢注后,进行市场竞拍。

此前,因为商标被抢注而影响运营的案例比比皆是。2017年“papi酱”因商标被抢注,而遭到注册申请被驳回。原因是申请注册的商标与其他商标构成近似,诸如“papi”、“papi资本”等。

随后,“papi酱”将商标委告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合议庭。经审议,法院认为“papi酱”方面提交的证据只能证明“papi酱”作为网红具有一定知名度,但不足以证明“papi酱”商标经使用在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故而“papi酱”商标最终不能归属于“papi酱”本人所有。

黄太吉子品牌“斗店”恐成侵权商标,或面临停营风险

(商标注册流程图)

主业经营受困斗店前途未卜

据公开资料显示,黄太吉于2012年出现在公众视野,在北京建外soho开了第一家煎饼果子门店,创业之初,黄太吉的愿景就是成为中国的麦当劳,以煎饼果子为核心产品,互联网化运营,在繁华商业区开拓门店,利用标准化的煎饼制作流程加上奔驰宝马送煎饼的营销,黄太吉曾一度红得发紫,估值一度超过12亿元。

随后,黄太吉不满足于单一品牌,开始多元化运营,推出了“从来”饺子馆,“大黄疯”火锅等一系列品牌。但是以系列子品牌形成商业生态链的规划,很快就面临现实问题,消费频次低,难以量产等问题,让黄太吉旗下这些品牌遭遇了一系列关店潮。

同时,黄太吉主营品牌也遭遇“煎饼”难吃的诟病。根据时间财经线上线下的调研,多数食客评价黄太吉煎饼“性价比低”,“饮食界的绣花枕头一包草”。豆瓣用户“小步舞曲KK”谈到,“互联网营销的餐厅,设计装修得都很有特色,共同点是难吃哭,然而买单的人络绎不绝,很担心以后都这么搞,把真正的美食挤没了市场。”

对于平民美食煎饼果子是否还有味道上的改良空间,黄太吉的运营人员似乎并不在意,甚至有些刻意拒绝直面品牌的口碑。有网友向时间财经记者不满指出,曾在黄太吉官方微博下评论“不好吃”就会被拉黑。

黄太吉子品牌“斗店”恐成侵权商标,或面临停营风险

(黄太吉创始人赫畅)

对此,黄太吉创始人赫畅曾扬言,“煎饼难吃怎么了?正因为煎饼难吃你们才能记住我。”但在经历一系列闭店潮后,黄太吉CEO赫畅不得不承认:“经营能力比营销能力更重要。”

近年来,黄太吉不停推翻先前的经营理念,频繁调整业务模式,复制直营连锁门店,进军外卖平台,开发加盟制度,此次上线开发“斗店”APP,不难看出其想要迫切转型的心理,也被认为是黄太吉探索新的增长点的另一种尝试

赫畅曾表示,斗店将在2018年将全球扩展落地城市到20个左右,如台北,大阪,曼谷,新加坡,迪拜,罗马,巴黎,米兰,伦敦等。但斗店信息的更新需要大量的人力成本和会员运营推广,再加上付费会员模式能否成为新的盈利模式,尚无从得知。

因此白帽子联盟认为,黄太吉急需转型无可厚非,但是商标是企业日后运营的基础和重要标识,也是企业在经营活动中的无形资产。品牌的商标常见的价值判定通常决定于商标的认知度、认可度,以商标能够为企业带来的预估测值来评测。因此黄太吉及其子品牌“斗店”要提高商标安全意识,避免在经营过程中出现商标侵权纠纷。

推荐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