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购物快讯 > 正文

山本耀司:人生终不过是一场催人泪下的闹剧

2018-01-08 17:08:35来源:

  山本耀司

  Yohji Yamamoto

  世界时装日本浪潮的设计师和新掌门人

  日本国宝级设计大师

  以简洁而富有韵味,线条流畅,

  反时尚的设计风格而著称。

I hate fashion.

  I’m a dress maker.

  我对时尚并无兴趣,

  我只对怎么剪裁感兴趣。

  — Yohji Yamamoto

  Yohji Yamamoto 是个谜,是个集东方沉稳细致的性格于一身的谜。他的时装创作正是以一种无国界无民族差别的手法把这个谜展示在公众的面前。东方人自然比西方人更能理解 Yohji Yamamoto。

我只给自己的同伴

  ——那些坏家伙们设计衣服。

完美是丑陋的。

  在人类制造的失误中,

  我希望看到缺憾、失败、混乱、扭曲。

  完美是秩序和和谐的呈现,是强制力的结果。

  自由的人类不会期望这样的东西。

  由此,我认为大多数女人是不向往自由的

  ——那些追求对称衣装的女人们。

我在时装上的坚持,

  也许类似于那些与好莱坞大片相抗衡的独立电影导演,

  他们或许不是票房灵药,

  但是,这些导演的作品中有个切口,

  让你不由得对人生和生存的意义产生思考,

  并为之感动,我应该在时装界,

  也应该有这样的设计师,

  担负起这样的责任。

就像人一样,

  布料也有自己的生命,生长并老去。

  当布料被放上一两年,经历自然收缩后,

  才能显露出它本来的魅力。

  每一根线都有自己的生命,经过几年的生长,

  日渐成熟。经历这样的过程,

  布料才能呈现它曾深藏不露的美丽。

黑色拥有谦虚与傲慢两种特质,

  黑色是慵懒随性却神秘莫测的,

  但总结以上,

  黑色其实是在说:

  我不烦你, 请你也不要烦我。

  在我看来,欧洲的装饰品不过是一场浮夸的游戏,玩弄着掠夺而来的、别国的文化遗产。黄金之所以美丽,绝不只是因为它的光泽,根本原因是它作为商品的价值。我从来都没明白为什么黄金成了世界经济的基础。

  我也不喜欢珍珠。敲开贝壳,按照形状好坏分门别类,好的留下,形状不规则的便被舍弃,这样的行为十分残酷。

穿著肃穆颜色的女人别有韵味。

  她那不可言喻的优雅,

  抑或芳香,

  触动了隐约透出危险信号的情慾。

  这真的很美妙。

  大肆暴露肉感反而没什么好说的。

即将离去的女子的背影,

  既让我伤感又让我感到无与伦比的美丽,

  对于遥不可及,迫无可追的美,

  也许让我有一种背影情结!

人类不论年轻或者年迈,

  他们与生俱来的偶有一种被理解的欲望,

  并通过创造和语言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从这个意思上来讲,

  也许我的工作本身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华丽的自我表现欲的折射。

  现在的世界,正处在一个恶俗没品味的时代---穿着prada(的衣服),戴着hermes戒指,拿着Lv的包,脚踩fendi或ferragamo的鞋,身披皮草大衣。就这么包了一身名牌,坐着不知道谁送给她的宝马或者保时捷,这样的人会去读《装苑》吗?绝对不会的吧。

  就算这些姑娘看时装杂志,也是看《vogue》,或者是日本杂志的那些特集,比如《意大利时装》《世界名牌》之类。这就是保守,绝对是沉浸在保守中无法自拔,毋庸置疑。说白了,她们就是要装得有钱呗,这就是恶俗没品味。现在日本就蔓延着这样一股难以遏制的风气,这是病!

轻浮。我觉得“轻浮”就是这个时代的关键词。

  现在这个时代,哲学思想已经逐渐消失了,比如以前的人们会为马克思的理论疯狂,也会去拼命学习各个哲学家的思想。估且不论人们可以为此有多么苦恼,但这种青春特有的苦涩可以成为指引生活的一种参考。以前人们会有思想上的领袖,现在也没有了。失去了指引,也没有了可以共享这种痛苦的思想。于是自己的肉体被当作了轻浮的玩物。夸张的说,日本的年轻姑娘,全都是娼妓!他们还不是那种被生活所迫不得不为娼的女人,而只是为了玩乐而出去卖。

对于他的服装,人们喜欢引用他自己的一句话来加以解释:

  “还有什么比穿戴得规规矩矩更让人厌烦?”

  -END-

  ▼

推荐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