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购物快讯 > 正文

时尚圈将迎来“过山车”式的一年,你准备好了吗?

2018-01-08 17:08:35来源:

2018年,时装界将会经历大起大落,

  其间不乏忧虑、兴奋、革新以及闹剧。

  你准备好了吗?

  一个小小的变化可能会导致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发生,这种现象被称为“多米诺效应”。展望2018年,在4月1日当天,我们就很可能会面对这一效应,届时将会有一位著名的时装设计师离开某世界性的奢侈品牌,并前往另一著名品牌任职,接二连三的类似事件也将会发生。前一天,即3月31日,是Christopher Bailey在Burberry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这位设计师兼商人在Burberry担任了17年的创意总监职位,有时也担任商业总监一职。

▲Christopher Bailey将离开Burberry

  时装业顶层的设计师和创意总监圈子如此之小,每一次著名设计师的离职,都会波及巴黎、伦敦、纽约、米兰等所有时尚之都,造成辞职和招聘的连锁效应。因此,关于Christopher Bailey离开后Burberry乃至整个英国时尚圈将如何运转,大家大可不必担心。

▲Salvatore Ferragamo任命女装创意总监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Burberry资深内部员工透露,Céline的Phoebe Philo将有望接替Bailey的位置。奢侈行业分析师们也印证了这一说法,下一任创意总监人选确实很有可能花落Philo身上。作为Céline的创意总监,她在刚任职的时候就坚持把该品牌的店铺开在伦敦(而不是品牌总部所在的巴黎),一手将其从一个设计工作室发展至今。如果此事属实,Céline就需要一位新的设计师,导致另一个品牌的设计师离职,由此多米诺骨牌开始逐一倒下。

▲Olivier Lapidus的Lanvin首秀

  另外,还有传言称Maria Grazia Chiuri可能会离开Dior。事实上,其他几位新任的总设计师,包括Lanvin、Saint Laurent、Helmut Lang、Chloé、Jil Sander、Dunhill和Mugler等品牌设计师的地位尚不稳固,如果不能快速刺激销量增长,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能面临失业的困境。此外,还可能会突然出现职位空缺的情况,以Armani和Chanel为例,它们的首席设计师Giorgio Armani和Karl Lagerfeld(二者的年龄都在83岁上下)可能临时决定退休,甚至有可能发生其他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

▲Azzedine Alaïa的去世,在时尚圈引起“地震”

  新年总会带来革新的契机,所以任何一种设想情况的发生在新年里都可能如同Burberry一样,造成更多的“多米诺效应”事件。品牌的忠实粉丝可能会发现某个品牌一夜之间风格大变,从而迫使他们重新审视自己的衣橱。不管设计师的宏图在2018年怎样分布,对于目光只在T台之上的我们来说,这也将是跌宕起伏的一年。

  但时尚其实远不止T台上精心策划的完美这么简单,它始于一件衣服出现在秀场之前,终于这件衣服被售出以后。时尚的美学领域完全关乎主观意识,在光鲜亮丽的时装世界,其实有许多其他的领域在分析和处理时都相对容易得多,连时尚业的集体情绪都变化得极快。

  在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时尚之都伦敦和巴黎已经发生了多起有预谋的恐怖袭击,犯罪团伙也将矛头指向了巴黎的消费者和零售店。如果现在仍然认为恐怖主义的黑暗势力不会影响日常生活以及前往上述城市的行程,就太过天真了。

▲Gucci不再推出皮草系列

  同时,时尚业因几起丑闻的披露一直处于舆论的中心。意大利警方日前以逃税嫌疑为由突击搜查了时装巨头Gucci的办公室。此外,有越来越多的时尚界名人被指有性骚扰行为甚至更严重的罪行。时尚摄影师Terry Richardson又一次面临数位女模的指控,曾为Versace、Moncler、Abercrombie & Fitch掌镜的传奇肖像摄影大师Bruce Weber是最新一位被爆出曾对模特进行性骚扰的摄影师。处在“后Harvey Weinstein时代”,2018年的时尚业势必会面临更多的指控。

▲Bruce Weber深陷性骚扰指控

  “我们静待这个行业中的更多罪行被揭露。这个行业和好莱坞一样,被资格更老、更出名的人群控制,为了宣扬他们始终坚持的青春与美的价值,这些人一批批地选拔出新的年轻人才,其中大部分因缺乏保护和正确指导而极易受到伤害。如果说我们的文化是一种挑逗文化,不管是为了卖牛仔裤、电影票还是乡村音乐专辑,都需要我们关注的主体卖弄性感,那么这也同样会招来猎食者。虽然这些人一经曝光会千夫所指,但是其实他们是被我们的文化所驱使的,这种文化为他们提供了犯罪的渠道和机会,同时也提供了庇护。”Bruce Weber曾经拍摄过的一位前男模Chris Wallace说(他并未对Weber提出指控)。

  时尚业将要面对的还有一些很严重的问题。然而,尽管道阻且长,在时尚界的一些地方仍然闪耀着希望之光。一些人认为整个行业正在经历转折期,它正朝着更公平、更多样和更包容的方向发展。展望来年,面对目前在商界、社会以及更广阔的世界里散布的种种丑陋现象、道德败坏以及时局动荡,这种乐观主义的新观念不可谓不惊人。

  然而,在“BoF-McKinsey全球时尚调查”对于畅想2018年的调查中,时尚界领袖最常用词第三位竟也是“乐观”。尽管面临着国内政治冲突、自然灾害、恐怖主义和地缘政治不稳定等共同危机,但时尚品牌普遍认为经济大环境正在整体改善。

▲Erdem x H&M

  现在很多人都热爱消费,乐得高调亮相,于是Saint Laurent、Rochas、Erdem和Maison Margiela心领神会,纷纷推出各种亮片礼服。被Stella McCartney、Isabel Marant和Givenchy联合热捧的“派对女孩”风很可能会影响到一票指望着靠1980年代的超级魅力赚钱的设计师。而Versace、Miu Miu和Emporio Armani的设计师用1990年代闪亮的俱乐部文化营造出来的流行风潮也有望再持续一年。

▲吸金王Kendall Jenner

  也许乐观主义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是我们正在逐渐接受一个事实,即改变和动荡正代表了这个新世界的新秩序,换句话说,它们就是“新常态”。因此,与其杞人忧天,关注生活中可以掌控的方面才更有意义,这个想法对时尚品牌和时尚爱好者都适用。

  “人无法控制一切,”潮流牛仔品牌Levi's总监Chip Bergh说,“但是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动。我们可以控制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情,控制资源如何配置,以及集中实施哪一部分策略。”

▲Levi's高科技自行车外套

  真正的乐观主义者会迫不及待地提出这样的想法:一旦问题被指出,我们就可以行动起来去找到它。联想到社会生活带来的压力,这一想法当然也适用于消费者。据2018年Mintel围绕名中国青少年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40%的青年人认为主要的压力来源于学术,38%则认为是事业前景。尽管这一结果可能一点都不意外,但其实它回避了问题的实质,即这将会对下一代中国时尚人才的事业起步产生怎样的推动力?

▲Chanel Z世代策略

  一些人可能会选择隐忍,但是更多的人会选择逃避、堕落或反抗。在明年以及未来的数年中,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时尚专业毕业生选择以更加随便的方式进入时尚,即从不同的设计师那里找寻灵感,上到伦敦的Bobby Abley,下到米兰的MSGM。另外一些可能会选择背水一战,利用压力打造出黑暗的、极端的美学,如同被内心的恶魔逼至死角的Alexander McQueen。

  生活压力影响时尚的另一个途径是通过科技驱动创新。据Mintel的数据,在中国20到24岁的青年人中,63%表示玩网络游戏是为了解压。但是这并没有单纯地成为逃避主义,时尚界的新星更多选择的是从虚拟现实以及游戏中寻找设计灵感。

▲Reebok签约王德顺

  然而,2018年全球时尚趋势的最大驱动力很有可能是在整个创意行业一直保持热度的多样化和女权主义运动。在中国,Reebok China指定80的“国民爷爷”作为其品牌形象大使,很多人希望这一行为得以延续,这也成为了一个典型的例子。在欧洲和美国,尽管存在着政治两极分化以及文化战争的问题,但是时尚业如果能够做到继续接触并支持不同种族、宗教、年龄、性别、性取向的人群,那么因此而收获的越来越多样化的风格、灵感以及观点理应作为心之所向而饱受景仰。

  

推荐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