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购物快讯 > 正文

Les Diners de Gala|胃之美学 达利和他的奇幻菜谱

2017-12-27 14:06:43来源: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之间的差别,

  要远大于两个不同种类动物之间的差别。

  ❞

  这句取自法国作家蒙田的名言被引用在达利自传的卷首。对,今天要说这位,若你喜欢怪人,那么他很美 — Salvador·Dali(萨尔瓦多·达利,1904-1989)。

  这位与毕加索、马蒂斯齐名,一同被认为20世纪最具代表性的3位画家之一的达利,出生于西班牙加泰隆尼亚北部的小镇菲格拉斯市。「Salvador 萨尔瓦多」,在西班牙语中意为拯救者或救世主,正如他的名字所寓意的那样,达利注定要拯救现代艺术空白中的绘画。

  不仅仅是绘画上的鬼才,达利对艺术可谓是触类旁通,细数他的一生你会发现他的身上有着许多标签: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珠宝设计师、服装设计师、雕塑家、布景艺术家、家具设计师、琉璃艺术家、调香师、作家、广告达人…在达利的世界里,艺术从来没有边界。而他最为人熟知的画作,可能就是这副《记忆的永恒》。

《记忆的永恒》 1931年

  很多年前在上海美术馆第一次看了达利的作品展,当时便觉惊为天人。这位画家的世界里好像总带点“疯”。

  达利与其他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们一样,深受弗洛伊德的影响。达利的作品可以说是弗洛伊德学说的完美呈现,随处可见关于性、梦与潜意识的交汇碰撞,荒诞、怪异又有其独特的隐喻感。

  潜意识不可见亦摸不着,也往往不可控。但当你做梦时,它便悄然而至。

《丽达与天鹅》及《联欢晚会和老虎》

  在达利的画作里几乎尽是荒诞又略带痴妄的错乱梦境,但他的「梦」之于其他超现实主义画家所展现的「梦」又完全不同,达利的画作之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真实之感,这些看似无意识的画面,实则却是有意识精心营造的结果。

达利珠宝设计手稿及作品

  红唇、眼镜、钟表可以说是这位跨界大师的拿手三宝。然而我以为,达利这一生最好的作品就是他的爱情 —Gala Devulina(加拉)。

达利与加拉

  “我爱你胜过父母,金钱和毕加索。加拉,我之所以画画是为了你,这些画同时也是用你的血画成的。因此,从今以后,我决定在署名时将我们俩的名字连在一起,加拉-萨尔瓦多·达利。”

  不同于毕加索的多情,达利这一生只专情于这一个女人,尽管这个女人最初是别人的妻子。

《Gala of the Spheres》

  1929年,达利在巴黎画廊展出了自己的全部作品,从此他进入了巴黎艺术届。在画展期间,达利遇见了这位身材优美,眼睛迷人,长像异常聪明的俄罗斯女人 — 加拉。尽管当时加拉已是法国诗人艾吕雅的妻子,但两人仍然无可阻挡的坠入了爱河。画展结束后,加拉没有回巴黎,他们在巴塞罗那东北部的一个偏僻小渔村利加特港买下了一栋小房子,傍海而居,彼此相依。

  1934年,在诗人艾吕雅离世后,达利和加拉才终于得以结婚。这个略带传奇意味的女人彻底治好了达利源自骨子里的那种艺术家独有的歇斯底里,她几乎是达利所有创作的灵感来源,更将这个狂傲的艺术家打造成了商业艺术的先驱者。

Lobster Telephone 龙虾电话

  然而在达利的作品被众人熟知的今天,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曾梦想过当一名厨娘,他在自传中写下的第一句话便是“我6岁时想当厨娘”,对,不是厨师,是厨娘。

  在达利出生前他的父母曾诞下一名男孩,叫做Salvador·Dali(没错,就是萨尔瓦多.达利),却在7岁时不幸患病夭折,达利的降生给这对绝望的父母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他继承了夭折哥哥的名字,也因此受到父母的万般宠爱。

  然而与哥哥完全不同的是,自童年时期起,达利便是一个乖张悖谬却又充满奇思的孩子,总会做出一些非常之举。

  除了厨房这块禁地以外,达利在家几乎是横行霸道。然而禁地的存在总有一种莫名的强烈吸引力。

  “厨娘们健壮的屁股和鬃毛一般披散开的头发,还有从那群浑身是汗的女人堆里发出的热量和厨房物品的混杂味儿:散落的葡萄,沸腾的食油,从兔子腋下拔出的毛,粘着蛋黄酱的剪刀,还在微微颤动的金丝雀的肾脏”…

  这种大杂烩,这种肉质与酱料混合的香气,透着恐惧和罪恶感的美妙成了达利神秘的乐趣。所以他常常穿着一身白鼬皮披风,头顶镶着大块黄玉的金冠,在一身王者打扮中偷溜进去,又在厨娘们开心的尖叫声中顺走一块生肉或烤蘑菇。

  在他的自传里他这样写道:“匆匆吞下它们,让我体会到一种难以形容之感,不安和负罪的情绪使幸福感更加强烈了。”

  这位启蒙派超现实艺术家一直认为“烹饪才是文明的真正标志”,他说“我所有的觉悟都体现在贪吃上”,而“我所有的贪吃也都变成了觉悟”。

  想成为厨娘,最后却成了艺术家。吃货达利甚至将他热爱的食物作为其作品中的一种特殊材料。例如《思忆中的女人》,这个用玉米、瓷器和硬纸板等材料制作的雕塑,而女人的头上还顶着一个金黄色的大面包。达利声称:“它(面包)是那么有用,是营养和食物秘密的符号,我要把它变得不实用而具美感,用面包来制造超现实。”

《思忆中的女人》

  然而这件作品上的面包,据说在1933年参加巴黎独立沙龙的超现实主义画展时,被前来参观的毕加索的狗叼走吃掉了。

原子达利

  他的作品中总给人一种幽默之感,像是一种想逗你玩,又或是吓唬你的即视感,可就在那样的荒诞之中竟还带着深入骨髓的另类美感。

  “超现实主义具有破坏性,但它只破坏它眼里束缚我们想象的枷锁。”

  1941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被迫离开欧洲的达利与加拉一起举办了一场极尽奢华与疯狂的晚宴。晚宴的主题为「超现实主义森林的一夜」,所有宾客都被要求以极尽怪诞的装扮出席此次晚宴。随处可见猴子或豹子,躺在红色天鹅绒床上的独角兽 — 加拉,还有三头尸 — 达利。

加拉与达利在宴会上

  达利夫妇为这场宴会提供了史上最颓废放纵且具有超凡想象力的美食。比如用绸缎高跟鞋盛放鱼料理,以及从菜盘里跳出让宾客大惊失色的活青蛙。

  不愧为资深老饕的达利,最终决定将超现实主义注入他最欣赏的一种艺术形式—烹饪之中。1971年,他的儿时梦想终于酝酿出了十二张以菜肴为题的系列版画 — 「盛大的晚宴 Les Diners de Gala」。两年后,达利将这十二张版画发展成了一本菜谱,他的厨娘梦想在他69岁时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得以实现。

嗯,那 就 开 始 享 用 这 份 味 蕾 的 大 餐 吧

整本菜谱根据材料的不同被分为12个章节,共136个菜谱。每一章的名字都颇为稀奇古怪。

  所有头盘都被叫做「the supreme lilliputian malaises 侏儒的终极隐忧」,而肉类则被称为「the sodomized starter-main dishes 被鸡奸的头盘-主菜」,他甚至用了整整一章来介绍春药,章名为「the I eat Gala 享用加拉」。

  达利惊人的想像力与创造力在这本充满超现实感的图文菜谱中一览无余:性与龙虾,拼贴和自相残杀,天鹅与牙刷在托盘上相遇…在这本充满情色意味的菜谱中有着独属于达利的光怪陆离。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可爱的吃货们。

  -END-

推荐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