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布艺 > 正文

15岁险为爱自杀,遭遇流产抑郁、被当间谍,捧红李小璐刘若英的她,才是绝代芳华!

2017-12-26 10:39:25来源:

  经历撤档风波,冯小刚的电影《芳华》强势登陆贺岁档,第一天起就势如炮竹,好评如潮。

  片尾曲《绒花》韩红分文未取,葛优张国立为它打call,韩寒发博叫好,“哀而不伤,藏着锋芒,是一部亮着心扉去看的好电影。”

  与其说《芳华》是冯小刚献给自己与父辈的一部电影,是自己的致青春,倒不如说是一代人对时代变故的缅怀,关于文工团、关于信仰、关于青春,关于集体主义的欺压与控诉……

  在大时代的车轮下,每个人都像是一粒尘埃。芳华虽在,但易逝易凋零。而这段缤纷又残酷的年华,却也是严歌苓的青春之殇。

  作为《芳华》编剧和原作者的严歌苓,她仅用一支笔,就写尽了80年代的爱恨情仇,为那些留不住的青春芳华按下暂停键,而她的每一部作品也都烙下了她自己的印记。

遭遇“林丁丁”式背叛

  1958年,严歌苓出生在上海,一户书香世家。祖父是留洋博士,《德伯家的苔丝》的首位中文译者,父亲萧马也是知名作家。

  在家庭文化熏陶下,她从小就爱看书,从西方的《莎士比亚》《堂吉诃德》到东方的《西厢记》《红楼梦》,博而学之,父亲的藏书更是给了她广阔的视野。

  书中世界自在满足,但生活中却备受压抑,难能幸福。因为时代背景,父亲受到压制,父母也总是争吵,所以她的童年也是在紧张中度过的。

  也许是想做脱笼的小鸟,所以12岁她就凭借努力考入成都军区文工团,当了名跳舞的文艺兵。

  12岁还是懵懵懂懂的年纪,但她知道文艺兵这个身份能够让家里扬眉吐气。但她却在15岁的一天,因为这个身份差点因羞辱不堪而险些自杀。

  在文工团里的三年,她情窦初开,渐渐喜欢上了一个青年军官,两人经常通信互诉爱意。但在那个压抑的年代,这样的恋爱是有悖伦理可耻的。

  玩火总有走火的时候,当两人的信件被发现时,这位没有担当的军官为了自身利益最终背叛了她,说是严歌苓故意勾引自己,还把她的信件全部上交。

  一时间,她成为众矢之的,备受嘲讽的孤立份子。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自己看上去“看上去像被绑在一个无形的刑具上”。

那时候的她,就像被林丁丁落井下石的“刘峰”,因为不被容忍的喜欢,被打压,被唾弃,被指责作风败坏。

  她写了一遍又一遍的检讨,都因不够细节被驳回,这像极了刘峰一次次被要求交代:“手摸到哪里了?你对她有什么想法?”

  因为羞愧难当,看尽人情冷暖,她一夜长大,甚至想过一了百了。

《芳华》剧照

  那段低迷的时光,父亲也出轨和母亲离了婚,大家散了,文工团这个小家她也不再留恋。

  刘峰的心死了,她的心也死了,只是戴上脚镣的她,又该去何处起舞。

《芳华剧照》

  写作找寻自由出口

  冯小刚说,严歌苓是萧穗子的原型,但似乎她身上又有何小萍的影子。

  同样被现实伤害过深,文工团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何小萍去了前线当了军医,而1979年,20岁的严歌苓主动请缨,成了一名战地记者。

《芳华》剧照

  战场无情,死亡似乎已经成为战地医院特有的味道,没有人知道下一秒,自己是残还是缺,是生还是死。

  历经残酷和无情,根本不会有人全身而退。所以刘峰失去了一只胳膊,何小萍崩了神经,而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严歌苓,只能用笔当做自己的精神依托,把自己的体验写进了处女座小说《七个战士和一个零》中。

  自此以后,她一发不可收拾。1980年,发表电影文学剧本《心弦》,20岁出头便开始在文坛一鸣惊人,进入了鲁迅文学院作家班底学习。

  多年的军旅生涯给了她源源不断的创作源泉,就如她所说:“那段生活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它左右着我一生的走向。”

《天浴》使17岁的李小璐斩获金马

  而《天浴》《少女小渔》均创作于这个时期,这两部电影也成了中国影史上浓重的一笔。

刘若英最好的时光留在了《少女小渔》

  正值芳华,严歌苓早早就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创作上春风得意,文学也让她邂逅了文学才子李克威,28岁的她再次恋爱。

  可惜这段婚姻只维持了短暂的三年,因工作原因,李克威去了澳大利亚,严歌苓去了美国学习,两人聚少离多而分了手。

  离婚协议书是李克威寄过来的,她只是很平静的签了字。当初母亲爱父亲如此卑微,而她绝不要重蹈母亲的覆辙,所以选择放了手。

  一段感情的终结,带来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无人诉说的孤独。幸而对于文字的执着,她的绚烂沉寂后又慢慢开始绽放……

伊能静与严歌苓

  30岁,不妨对自己狠一点

  离婚的时候,严歌苓已经30岁了。

  在异国没有朋友,语言不通,为了生计,白天要在餐厅打工,给人当保姆带孩子;晚上经常彻夜学习,还因为写作焦虑,甚至长达三四十天难以入眠,望着天花板眼泪就止不住在眼睛里打转。

凭着蒲草般的坚韧,她坚持了下来。人一旦有了理想,总是什么苦都能吃。

  她先是用一年半的时间高分攻下了托福,还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写作系的博士学位,也是该校100年代唯一一位外国学生。

从国外回来,她便已是从曾经26个字母不识的英文盲到能讲一口流利英语的高材生了。

  有人觉得她聪明,她却说,“聪明总是顶靠不住的东西”。很多时候,唯有努力,唯有一股子狠劲儿,方能成事。

除了学业上有所成就,她也再次邂逅了爱情。

  在朋友的介绍下,她认识了会九国语言的美国外交官劳伦斯。这个男人风趣优雅,经常给她写情诗,很快就虏获了她的心。

  因为严歌苓曾经当过兵,这段异国恋情受到了美国FBI的调查。好在这一次,这个男人不像年少时的那个军官抛弃了她,而是选择了和她在一起,辞职结婚。

  经历太多冷暖,她一下子被劳伦斯的爱所打动。1992年,她再次穿上了嫁衣,嫁给了自己的真命天子,结束了半世流离。

  后来,劳伦斯复了职,作为外交官夫人,她随着丈夫在国外辗转,对于生命也有了更多的体验与感悟。

阅尽千帆,芳华未尽

  1993年,李安购买了她的小说《少女小渔》的电影版权,自此以后严歌苓多了一个编剧的身份。

  有了钱以后,她终于不用做穷学生了,可以更加自由的创作,也成了高产量的不凡女作家。

  《扶桑》《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陆犯焉识》等作品皆是经典,常被翻译成多国文字。

《一个女人的史诗》剧照

《小姨多鹤》剧照

  正是因为编剧这个身份,她的作品经常被搬上大荧屏,被更多人所知。

  从《归来》到《陆犯焉识》,从《金陵十三钗》到《芳华》,内容平实却内透凌厉感,无不带有悲观色彩。

  但正如高晓松所说,这么美得一个女人,不怜悯自己,不怜悯世界,也不怜悯笔下的人物,这才是她成为伟大作家的素质。

《归来》剧照

《金陵十三钗》剧照

  在成为编剧之前,严歌苓并不被大多人所知。相对于张爱玲的成名要趁早,她觉得“过早成名,这个名就把人给毁了。”

  尽管她早已荣誉加身,却依然勤恳、沉静、越发温和。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保持着阅读和写作的习惯,因为“我不写作,会死的”,她如是说。

  她每天坚持6个小时的写作,稿子必要高档,再配上一瓶红酒。如此反复,三十余年。有时候,生活的精致更需要一些仪式感。

严歌苓与伊能静

  写作之外的时间,她会陪女儿妍妍写作业,遛狗,做操,给她做饭。

  妍妍是她和劳伦斯收养的女儿,因为创作熬夜焦虑的原因,她失去了三次做母亲的机会。后来她在孤儿院里见到了还在襁褓里的妍妍冲自己笑,便决定收养了这个女孩。

  和劳伦斯的爱情也渐渐趋于平淡,一起种种花草,喝喝红酒,这个时代节奏太快,她宁愿停下脚步,留下一些诗意。

  她一直保持着高级的自律与克制,无论何时何地,都带着精致的妆容,而且从不重样,身材也保持着很好,闺蜜陈冲都老笑话她都不卸妆。

一生当中,有过背叛,历经流离,她却温顺如磐石,坚韧如蒲草。这样的女人,青春虽逝,芳华犹在……

相关阅读

  • 食品健康
  • 服装配饰
  • 布艺家纺
  • 家电数码
  • 母婴呵护
  • 豪车
  • 珠宝
推荐阅读